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前接獲許多讀者來信,紛紛詢問,為《三杯茶》感動的他們,該如何付出自己的一份心力?

 

  《三杯茶》的譯者黃玉華不僅花費了心力翻譯這本書,她同樣也發起了募款活動,許願能為巴基斯坦的小朋友建立學校,讓知識的力量取代仇恨的力量。

 

 如果你也被主角摩頓森的毅力感動,如果你也認為,因為助人使自己更堅強,請您一同參與由譯者黃玉華發起的募款活動。

 

主辦單位:樂活旅行家網站

台灣捐款戶名:樂活旅行家媒體有限公司

帳號:226-09-70103-9

兆豐國際商業銀行 城東分行

 

 注意事項:

1請轉帳後Email通知 Miko Linlinmiko@gmail.com )即可

 2後續捐款者姓名將一起公佈在樂活旅行家網站http://www.lohastraveler.com.tw/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本書除了精彩的料理夢,同時還能嗅到濃濃的愛!

 

 

 

 

 

 

 

 

 

 

  

 

                               李絲絲(誠品信義店櫃服組長&飲食書區Cooking Studio策劃執行)

 

 

                                                                                         摘自本書推薦文

 

                                                       《巴黎藍帶廚藝學校日記》 馬可孛羅11月11日出版

  「廚藝,絕對可以被訓練出來;但對下廚的熱情,則必須天生擁有。」一位剛認識的新朋友,告訴我這句話。

 

        她剛從法國藍帶廚藝學校甜點班畢業,在她的眼眸中,我看見對美食的熱情,我興味盎然聽著她在藍帶的學藝故事,眼睛也跟著閃亮起來!因為她也曾像本書作者凱瑟琳一樣,在煉獄廚房中焠湅過,廚師的責罵聲就像鋒利刀子插入心臟般難受!然而對美食、對甜點的熱情則永遠不會減少,她正尋求將追夢之後的成果落實在生活上,除了找尋真愛,更想在飯店的點心房工作。

 

  我想起鄭衍基師傅(阿基師)的名言:「烹飪的事,興趣、熱誠、用心,是能堅持下去的三大要素。」用心,去將夢想落實,就是自己的成功。

 

  看了本書作者的藍帶廚藝學校追夢經驗,我常在想,若換做是我,肯定一樣被罵「Cest Horrible」,被批到狗血淋頭,然後自覺可恥的飆淚完,仍提著廚刀上戰場、繼續接受鐵的教育的台灣菜鳥學員……

 

下廚對我而言,是無心插柳,我的工作給了我磨練廚藝的機會,然後我落實地、將應該給老饕讀者的樣貌呈現出來,我的同事們常笑我:「絲絲,每次看妳在Cooking Studio裡下廚或主持,就好像看到一個『人來瘋『的小孩子在取悅媽媽們,她們高興,妳更開心。」唉,直接說我在耍寶比較快吧!其實,這是我在書店做客服之外,最大的工作回饋。因為美食分享,我認識了一群死忠支持活動的朋友,這些朋友有的是孩子長大了的媽媽們、退了休雲遊四海的老先生、翹班的西裝上班族、年輕漂亮時尚的美眉……,不變的是,透過「食物」,我們頻道相通,沒有隔閡,Cooking Studio進行兩年了,我仍樂此不疲。

 

我很清楚,人與食物的關係是門大學問,對料理的熱情我有,可是專業度絕對不夠;作者凱瑟琳如果沒說「藍帶雞排」跟藍帶學校沒關係,我肯定也相信這是訛傳。阿基師學徒八年才出師;作者懷抱十年夢想終能成真,我還有得學呢!最後要說的是,這本書除了精彩的料理夢,同時還能嗅到濃濃的愛!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心裡有數,我就是想把滿腔熱情用在廚房,這是我唯一確知的事。

 

 

 

 

 

 

 

 

 

 

 

 

伊莎貝拉終究沒買下那本食譜。我們離開書店,前往聖傑曼德佩區的「瑪希雅兄弟」連鎖茶館。在巴黎,喝昂貴茶品的風氣正夯。我們各自點了一壺。

「我爸媽都是很有成就的精神科醫師,」伊莎貝拉說:「所以他們說:『伊莎貝拉,妳一定要拿個心理學學位。』我照做了,努力讀了一陣子。但我就是沒興趣,一心只想當廚師。我一直欺騙自己,盡力去當另一個人。後來我決定要追求這股熱情,到歐洲來學烹飪。我先到義大利,在一座漂亮的城堡待了三個月,學做義大利菜。」

……

「我選藍帶是因為它有名,將來我找工作時,大家就會知道我是認真的。人家單看你的名字,並不曉得你的手藝如何,但看到你藍帶的文憑,馬上知道它的分量。」

頂著藍帶學歷找工作很方便,但剩下的還得靠自己。「在廚房幹活兒很辛苦,」她說:「我是說,一開始時你得像奴隸一樣做牛做馬,就算你是藍帶畢業的也一樣。廚房裡熱得要命,你要站著幹活,一站就是好幾個鐘頭,每天輪完班下來,全身發臭,週末假日也得幹活,搬重物,弄得髒兮兮的,只要餐廳一開工,壓力就跟著來,不時有人對你大呼小叫。你得要有無比的熱情,不然沒辦法在廚房待下去。我心裡有數,我就是想把滿腔熱情用在廚房,這是我唯一確知的事。」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一個鐘頭,我在藍帶的訓練就要結束。

         我做過了超過三百道的食譜,上了九十堂課,花掉所有積蓄,還吃掉了從油脂、鮮奶油,和牛油所轉換成難以計量的卡路里。我看著雙手,布滿刀傷、燙傷,坑坑疤疤的。

 

 

 

 

 

 

 

 

 

 

 

大廚揉好麵糰,把麵糰稍微壓平,然後雙手輕托,將它放入嵌在工作檯一角的不鏽鋼壓麵機裡擀壓。我不經意聽到後頭的某位女生說出了在場大半女人的心聲。「真希望我是那張麵餅皮。」她嘆息道。

接著,大廚一手握著刀柄,一手平穩的捏著刀尖,開始饒富節奏的把一堆已經切片的洋蔥,切成更小的細塊。

這時,L.P.舉起手。「大廚,我們被叮嚀過不可以那樣切洋蔥。」她對安娜說。安娜點點頭,她也記得。在她轉述時,我聽到larmes這個法文字,意思是眼淚。大廚停下手上的刀,向安娜解釋,她隨即翻譯出來。

「大廚說,如果你用的是一把鈍刀,的確不能這樣切,因為你切的時候得要很用力,這樣洋蔥細胞會受擠壓,釋放出易揮發的油脂,而讓你流眼淚的,就是這些油脂。」

大廚舉起他的刀。「Mais avec un couteau très pointu…」他說。

「如果你的刀很利……」安娜翻譯道。

Vous n’êtes pas obligés de pousser si firt avec vôtre couteau, et comme ça l’huile ne s’échappe pas.

「切的時候就不需要太用力,油脂就不太會揮發出來。」安娜接著說。

大廚環顧全場,看看學員們對他的答案是否滿意,接著直接用英文說:「總之,,你的刀愈利,你愈不會掉淚。」

《巴黎藍帶廚藝學校日記》馬可孛羅1111日出版  全省各大書店均售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我不再是坐在辦公室隔間裡、看著釘在牆上的一楨楨巴黎風情照、夢想自己在全世界最有名的烹飪學校學做菜的企業難民。

 

 

 

 

 

 

 

 

 

 

 

 

 

 

 

 

回想起這往事時,我穿著不合身的白廚衣,站在巴黎一間狹窄的實習廚房內。當天示範課上記的筆記,套上了塑膠夾,和其他物品一起擠在九呎長的大理石工作檯上我所分得的二十二吋空間內。藍柄的廚刀沿著刀痕累累的塑膠砧板的邊緣排放整齊。背後的電動火爐襲來一陣陣熱氣。巴黎一家頗負盛名的餐聽主廚正在這廚房內四處穿梭,用法語火爆地斥喝著。

這次來真的。

就像一月份以來每週三、四回的實習課,基礎料理班的學員這一早穿著制服準時到齊。我們先觀摩大廚歷時三個鐘頭的示範,緊張地記筆記,因為稍後我們就要在實習廚房內把廚師示範的菜餚做出來。這天下午,我先把厚厚的鴨胸肉下鍋煎香,這是烹調橙汁鴨的經典手續。這鴨胸肉來自為了使肝增肥以便製作肥鴨肝而被強迫灌食玉米的鴨,這灌食過程把鴨身上的每一吋肉養得肥肥嫩嫩。接著是熬煮醬汁,我得多花點心思,它稍微有點複雜,仔牛高湯拌入柳橙汁後要用文火濃縮,再加醋提出甜味。配菜的馬鈴薯和胡羅蔔必須「削圓」--把原本不起眼的塊莖,削成有整整七面的魚雷形。

 

 

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我不再是坐在辦公室隔間裡、看著釘在牆上的一楨楨巴黎風情照、夢想自己在全世界最有名的烹飪學校學做菜的企業難民。三個月前,我最後一次步出辦公室,手裡捧著一口彷彿裝滿了我的一生的沉重紙箱,站在往下降的電梯裡,喉頭不禁哽塞了起來。揮別一份工作的百感交集實在很難形容,至於你被要求捲舖蓋走路的滋味,就更說不清了。

    我離開上班族的生活,換來的不是在廚房裡接受「烤」驗,就是在課堂上接受知識的洗禮。我煎、煮、炒、炸。在廚房裡的每一堂課有如一次次的抗壓耐力訓練。我們必須在兩個半鐘頭內完成每一道菜,把生鮮食材盡數化為色香味具全的菜餚,盛在溫熱的盤子上,呈給廚師品嘗。食物必須是熱騰騰的,而且要展現技巧,最重要的,味道必須迎合法國廚師一絲不茍的挑剔味蕾。

  [巴黎藍帶廚藝學校日記]11月11日,馬可孛羅即將出版。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