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時尚_珍珠女王西裝.bmp  

 

珍珠女王西裝  The Pearly Queen Suit

賽門.沃特福(Simon Waterfal)與別名為「提格」的馬修.葛雷(Matthew ‘Tig’ Grey)認為,長久以來男裝實在太無趣。他們相信好西裝能說故事,並以詼諧的手法(例如使用剃刀、雉雞甚至女王圖樣)來顛覆俗套。他們雖然把自己的公司 命名為「惹人厭」(Social Suicide),然而產品卻銷售全球。

賽門.沃特福:和女裝相比,男人的時裝實在無聊到了極點。男人買西裝和買鬍後水差不多,只能選最不討厭的一種。「惹人厭」就是對這種現象的回應。穿我們的西裝可能有些冒險,但女人不是早已證明,若能在服裝上來點冒險是最有趣的事。

2004年我獲得女王陛下接見,讓女王認識英國500大設計師。既然要與女王見面,可得努力準備一番才好,所以我們為這個場合設計一套別出心裁的西裝。我說:「陛下,我應邀向您展示我的西裝,但是我得先做一件父親告誡我絕不該做的事。」接著我從她身邊走開,轉身背對著她。

接下來是片刻沉默,之後她笑道:「妙極了!這是花了多久時間做的呢?」我說:「《鄰居》(Neighbours;譯註:在英國廣受歡迎的澳洲影集)播放七集的時間。」我又接著告訴她:「我們真的很大手筆,這是依據1970年的郵票設計而成;您看來真的好年輕呀!」

女王說:「很有珍珠王的架式呢!」(譯註:在倫敦有個慈善機構叫做「珍珠國王與皇后協會」,會員穿著綴滿珍珠的服飾募款。)她說的一點也沒錯;西裝上的女王圖像是以620顆不同大小的珍珠扣縫製而成。

我們以極高的標準來製作西裝,並引以為豪。我們在印度找裁縫,每件西裝都耗費一整天來製作。而我們也在薩維爾街找喬.摩根Joe Morgan)打版,他是知名裁縫師湯米.納特(Tommy Nutter)的打版師。每套西裝都有專屬編號。

我們在最近的秋裝推出「泰迪」Teddy 系列,這款西裝外套的靈感來源是泰迪男孩(Teddy boys;譯註:1950年代的英國年輕人次文化族群,有自己的衣著風格),他們會在翻領上縫刮鬍刀片,所以如果你抓住他們,給他們一記「頭槌」,那可會 後悔莫及。我們在我們的翻領上縫了純銀刀片;雖然很鈍,但航空公司恐怕不歡迎。

我們還推出「鯊魚」外套。若你憤怒地舉起胳臂,胸前的鯊魚鰓裂縫就會張開;我們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讓鯊魚鰓能看起來平平整整。

之後我們推出約翰.賀姆斯外套,後肩縫了捲尺,暗示這位色情片男星那兒有14吋長的玩笑,或者是盜獵者外套,裡面繡了一隻雉雞。

可以想見,提格和我在發想時是多麼開心,而且我們很喜歡網站上的回應、建議與故事。

 9789861204888.jpg

「雖然我們居住在島上,但設計方式絕不封閉。」英國設計大師約翰.索瑞爾以英國的百項設計案,剖析創意人才的靈感來源,探索發想的構思過程。

超過百名設計師,談論他們傳承的源頭、作品的實驗性與幽默感,還有他們最重要的作品,為何大多來自於與客戶密切的合作關係;在老東西、舊建築的概念裡,如何產生新視野。

本書涵括26個設計領域,不僅將建築與工程、時尚與珠寶納入其中,還包括新媒體、平面設計、劇院、商店布置……等等,同時帶領讀者一瞥尚未完成,但即將呈現在我們眼前的作品。打造創意英國的當代頂尖大師,提示了一座島嶼發展文化創意的要素:一流的設計打造極致的文創產業,擁有眼光的設計島打造極致的創意國度。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ate有話】若有途經宜蘭地區,或是住在宜蘭的朋友,歡迎收聽唷!和瀞儀談書時,又再次看到這段內容,覺得非跟讀者分享不可阿!

我還記得幾年前,一位老友告訴我他的妻子將離開他時,他臉上憤怒的表情。妻子抱怨自己無比寂寞,而他「沒有支持她」,但是他根本不了解她的話是什麼意思。他覺得自己這幾年來做牛做馬都是為了照顧妻子。「好吧,」他承認,「也許我沒有在情感上支持她,但是老天,我供養那個女人!我為了她兼兩份差!難道這樣還不 能表示我愛她!她應該知道我願意做任何事來繼續提供她生活所需並保護她!如果發生核子浩劫,我會立刻趕到她身邊,把她扛在肩膀上,帶她穿越四處著火的災難 現場,到安全的地方,她知道我會這麼做!她怎麼能說我沒有支持她?」

 我無法告訴我心碎的朋友那個壞消息,不幸的是,在大多數的時間,核子浩劫不會發生。不幸的是,在大多數的時間,他的妻子需要的只是多一點關心。──《約定:帶著愛去旅行》


9789861206264.jpg  

 

飛碟北宜台  下班蘭陽有約

瀞儀(主持人) & 辰芳(馬可孛羅行銷企劃)

4/22(五) 19:00

頻道:宜蘭(FM 89.9)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ate有話】衛茵姐是《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的書迷,因此續作《約定:帶著愛去旅行》特別找了她推薦。我也很好奇,衛茵姐會怎麼介紹這本書,畢竟一個人的旅行,和兩個人的旅程,風景可是大不相同啊!各位捧友別忘了準時收聽噢!

約定_平面.jpg   
 

飛碟聯播網  下班女王  朱衛茵

4/22(五) pm 7:00

icon_media02.gif

台北(FM 92.1)

苗栗(FM 91.3)

台中、彰化、南投(FM 89.9)

雲林、嘉義(FM 90.5)

高雄、屏東(FM 103.9)

台東(FM 91.3)

花蓮(FM 91.3)

宜蘭(FM 89.9)

澎湖(FM 89.7)等各地區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3-1.jpg  

   

我在商店櫥窗瞥見 Anna G。她對我微笑,嘴兒傳達出孩童般的歡欣。她穿著淡色系的波狀洋裝。我雙手將之捧起,她的頭在肩上搖擺著,纖瘦修長的鍍鉻手臂朝著我揮舞。我放下她時,竟感覺很好,彷彿獲得了安慰。亞歷山卓.麥迪尼設計的開瓶器,讓我覺得不那麼孤單..它帶著我回到孩提時光,在我父母的宴會上團團轉,我可能會拾起這支紅酒開瓶器,讓它在桌巾上旋轉著。我確定大家都會這樣聯想,但鮮少有人討論這些經驗。這是確實發生過的往事,但多半只駐足於私人想中。

1991年,義大利家用品廠商 Alessi展開一項計畫,為消費性商品掀起革命,同時推動公司年成長率達到二位數,而這項革命影響的可不只是家用品產業。這項計畫稱為「故事家族」,催生了有趣的塑膠新產品系列,其中多有擬人或隱喻式的造型。這些物品包括亞歷山卓.麥迪尼( Alessandro Mendini)所設計的 Anna G紅酒開瓶器,它彷彿會跳舞,有會轉動的頭,以及手臂般的拉槓;史蒂芬諾.喬凡諾尼(Stefano Giovannoni)的清官壓汁器,描繪著戴著圓錐帽的滿清人,而他所設計的松鼠胡桃鉗,松鼠的牙齒可以用來壓碎果殼;至於馬提亞.迪羅沙( Mattia Di Rosa)的壓力塑膠瓶塞,光是名字就說明了一切:「Egidio,這個小傢伙掉了某個東西。」

人們經常認為這些產品是創意靈光乍現的結果。或許設計師正在沖澡,突然眼前浮現一個畫面:一名清官可以當作榨汁器,頭上頂著一顆柳橙。然而,事實絕非如此。

在 1991年以前,從來沒有人敢想像紅酒開瓶器可以「跳舞」,或者轉動松鼠的頭就能壓碎胡桃。這樣的設計並非偶然發生;就算發生了,通常經理人也會排斥這種設計,稱之為瘋狂的想法,或甚至出言不遜地羞辱。相反地,「故事家族」( Family Follows Fiction)是由 Alessi執行長亞伯托.艾烈希( Alberto Alessi)推行,歷經漫長的研究過程,以求徹底翻新家用品(及其他物品)對消費大眾來說可能所代表的意義。

多數分析師認為,企業的創新策略包括兩個區域:漸進式與激進式。根據這些理論,激進式創新是屬於技術突破的領域;而意義創新則屬於漸進式的範疇。企業唯有詳究使用者的行為,才能更了解使用者,進而醞釀出精闢見解,以改善其產品。

然而本章要說明的是,意義創新和技術創新一樣,可以是激進式的。而意義的激進創新鮮少由使用者拉動,而是由企業提出。因此對企業來說,創新策略還有第三種尚待探索的領域:設計力創新。

Anna GAnna G.jpg

清官壓汁器清官壓汁器.jpg  

松鼠胡桃鉗Alessi 松鼠胡桃鉗.jpg

壓力塑膠瓶塞Mattia Di Rosa.jpg   

(圖片:網路資料)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oy&girls.JPG  

攝自 信義公民會館

當妳與自己「約定」一段美好的關係

巫維珍(馬可孛羅文化主編)

  暢銷全球千萬冊的《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出版後,結合電影創造的「一個人」話題:各式各樣的周邊商品出爐,「你敢一個人旅行嗎」的套裝行程……,更別提許多女子都抱怨「太早結婚了」!《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正視了一個議題:獨自一人面對自己的勇氣。在完全陌生的環境,一個人看清內心的需求,才能真正的「享受」生命。

  隨著旅行的結束,小莉遇見了與她相差17歲的斐利貝。各自有過離婚紀錄的他們,認定了彼此的生活經驗、價值觀都能契合,彷彿是大災難之後,老天賜予的最佳禮物。小莉與斐利貝決定一起生活,卻不想「結婚」:結了婚之後,伴隨而來的責任義務,可能把兩人變成世界上最醜陋的人。但由於國籍的關係,他們非得有法律的關係,才能共同生活,這麼一來,逼使小莉只好得去審視「親密關係」的意義了:相愛的兩人必須結婚嗎?結婚一定痛苦?世界上其它地方、歷史上的其它時期對於「婚姻」的看法如何?於是,她寫下了《約定:帶著愛去旅行》

  如果《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激發一個人自己的無窮潛能,《約定》更是一個人愛自己的最高表現。當旅途上的自由與恐懼,轉換為兩人一同面對生命處境時,會是什麼模樣?小莉講的再明白不過了:我們往往期待另一半是「最好的朋友、最親密的知己、情感上的顧問,和你智力相當、在悲傷時撫慰你,而且是最好的性伴侶」,但苗族女性就不這麼認為,她們最好的伴侶是女性親人。況且在十九二十世紀初期,婚姻只是保障財產與子女能得到最好分配的「法律」關係。

  婚姻沒有想像中的「絕對」困難,也不是只有穿著白紗禮服的浪漫。小莉也分享了兩人相互扶持的美好:在每天的家務事之中,有一個人願意看見我們的缺陷,卻還是愛我們。這是生而為人最不可思議的慷慨。

  我認為,兩人的「約定」就是與自己的「約定」。當我們越清楚婚姻是什麼,也就不必去恐懼;越明白自己的欲望與期待,越能驅策自己往更美好的方向前進,遇見另一半時,自然能享受愛情的歡娛。這樣的「約定」才是對愛情的最高喝采!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照.jpg   伊莉莎白.吉兒伯特Elizabeth Gilbert

The photo © Shea Hembrey.

突然,我們這兩個想盡辦法規避婚姻的離婚倖存者,被政府「判處結婚」。我希望能和這些新情勢和平共處,於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徹底研究了婚姻的歷史,直到我找到一種方法,讓我能夠坦然接受再次投入婚姻制度的事實,……

 

問:當我們上次與妳相遇,妳剛剛結束了《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中遍訪義大利、印度和印尼的旅程。在那個故事的結尾,妳愛上了峇里島上一個名為斐利貝的男人。妳和他的這段關係導致妳寫下這本新書。能否告訴我們妳想寫這本書的原因?

答:所有作者都會告訴妳,有一些書,是你想寫的,而有一些書,是你必須寫的,《約定:帶著愛去旅行》肯定屬於後者。由於美國國土安全部介入了我和斐利貝的愛情故事,讓我們的關係中的利害和期限一夕之間改變。突然,我們這兩個想盡辦法規避婚姻的離婚倖存者,被政府「判處結婚」。我希望能和這些新情勢和平共處,於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徹底研究了婚姻的歷史,直到我找到一種方法,讓我能夠坦然接受再次投入婚姻制度的事實,而我所知道詳細了解並親近某個主題的最好方法就是寫一本關於它的書。

 

問:妳認為美國離婚率如此高的原因為何?妳在人們結婚之前的可能考量這件事上,有什麼統計發現? 

答:首先,重要的是要知道,當今眾所皆知的「百分之五十的離婚率」其實有點誤導人。整體來說,的確是有百分之五十的離婚率,但是這個比率依人們結婚時的年齡而大不相同。年輕夫妻的離婚率高如天文數字,因而拉高了其他年齡層的比率。我們可以從所有的數據得到一個基本結論,那就是:婚姻不適合年輕人。只要你力所能及的等到可以結婚的年紀,你和你的伴侶白頭到老的勝算將大幅度增加。如果你等到比如三十五歲才結婚,你的勝算可說相當大。另一個問題是期望。現代美國人對於婚姻有前所未有的過度期望。我們期望我們的伴侶不只是正派的人,也是我們的靈魂伴侶、我們最好的朋友、我們智力上的同伴、我們最好的性伴侶,以及我們生命中完全的靈感來源。在人類歷史上,從沒有人對伴侶有這麼多要求。對於一介凡人來說,這個要求太過,而如此巨大的期望也將伴隨不可避免的失望,而這樣的失望將會傷害婚姻。

 

問:在書中,妳提到同性婚姻將可以挽救婚姻制度。這話怎麼說? 

答:到處都可見婚姻式微的情況,唯有同性伴侶十分熱愛婚姻。正如一位評論家所描述的情況,婚姻制度就好像是個正在破碎、衰敗的老社區,沒有人願意繼續住在那裡。然而那時來了一些同性伴侶,乞求搬到那個社區,買了所有毫無價值的房地產,改造那些老房子,為該地帶來了有創意的新商店和畫廊,讓那個地方突然成為最酷的居住環境。此後,異性戀夫妻和家庭將會隨之而來!因此,人們會開始討論,與其試圖藉由將同性伴侶排除於婚姻之外,以「拯救」婚姻制度,也許更聰明的辦法是,試圖藉由讓同性伴侶搬入並改造那個地方。這是個討人喜歡的論點,但具有強大的歷史後盾,每隔幾代,婚姻的大門都會開得更大一點,讓曾經被排除在外的新人口進來,讓整個制度注入了新血。

 

問:在《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的電影版中,茱莉亞羅勃茲飾演妳,而哈維爾巴登飾演斐利貝。妳對於自己的人生搬上大銀幕有什麼感覺? 

答:感覺很棒。每個參與這部電影的人都熱愛這本書,他們也都很努力,試圖讓電影盡可能忠於原著,讓我非常感動。(他們原本不必這麼在乎,所以我受到他們的熱情所感動。)這整個經驗有些超現實,但話又說回來,《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的開頭原本就很超現實。我從來不能完全理解這本書如此受歡迎的原因,而這部電影的經驗就像這本書一樣,讓我往後退,驚訝的看著這一切展現,在命運中的這個陌生轉折裡漫遊著。


問:由於《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的出版和暢銷,妳已經成為公眾人物。由於《約定:帶著愛去旅行》這本書,我們再次看到妳可以誠實和公開的書寫妳的個人生活。在知道這本新書會有廣大的讀者群的前提下,以如此親密的筆調書寫會是難事嗎?

答:我認為我永遠都不能寫出另一本像《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一樣赤裸、親密和流露真情的書,我在寫那本書的時候並未想像到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人看到它。雖然《約定:帶著愛去旅行》也是以熟悉的回憶錄結構所寫成,然而它在廣大的歷史主題上,不夠私密,有比較多的冥想或沈思。我讓我自己和斐利貝為了我猜想可能對自己的婚姻和關係有類似問題和疑慮的讀者化為替身,但是其實我並未覺得在故事中揭露太多自己。如果有的話,我覺得斐利貝和我可以代表現代的愛侶,我們的故事(除了和國土安全局的戲劇化相遇之外)和別人的故事沒有什麼不同。

問:為了確保妳和斐利貝做的決定是正確的,妳竟然列出自己的缺點,使他更能夠了解妳們結婚之後他將陷入什麼情況。是什麼讓妳和斐利貝的關係如此誠實和成功? 

答:嗯,我們目前只結婚了兩年半的時間,所以現在說「成功」還言之過早,但是對於誠實的部分,原因很簡單:我從痛苦的個人經驗中學到,不夠誠實將會讓每個人陷入災難。

 

問:婚姻和孩子似乎伴隨著出現,而身為沒有興趣生孩子的人,妳向妳的母親和外婆尋求答案。她們生育孩子的經驗有什麼地方使妳意想不到? 

答:相對於我的母親和外婆,我是全新一代的女人,擁有他們從來不知道的選擇的。(也就是說:我有選擇。)我的外婆有七個子女,主要是因為她沒有別的選擇,也無法從生理上做任何控制,她窮極一生在貧窮和疲憊中掙扎。我的母親有兩個孩子,兩個孩子都是她所選擇,但她也為孩子做出了巨大犧牲,包括退出了她深愛的職業生涯,只為了留在家裡養育我們,因為她無法兼顧兩者。(正如我的一位女性朋友所說:「妳可以做任何事情並不代表妳可以做所有事。」)生育孩子是我生命中的重大問題,我的第一次婚姻破裂在很大程度上,雖然不是全部,就是因為這個問題,而我決定不生孩子,這個決定反映了我的人生、我的欲望和我的命運。不過,我認為和我的母親與外婆討論她們的選擇很重要,能夠讓我以更深入的視角看待我的決定。也許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時刻是我的外婆告訴我,雖然她愛她的孩子,並且在身為母親時經歷最幸福的時刻,她仍祈禱,我將永遠不會有我自己的孩子,而會將人生奉獻在寫書和旅遊上。這樣的坦白有其非常溫柔和感人的部分。

 

問:妳的朋友婷在「婚姻和女性」那一章所說的「西式問題」指的是什麼?妳認為婚姻對男人或是女人較有利? 

答:這不是我的看法,而是每個可以想像得到的研究所支持的事實:婚姻對男性比女性而言,遠遠更有利。已婚男性在生活中比單身男性表現得更好,而且比單身男性更快樂,活得更久,並賺取更多的錢。另一方面,已婚女性比單身女性賺更少的錢,更加受憂鬱症所苦,活得不比單身女性久,比單身女性更有可能成為暴力的受害者。情況一直是如此,與流行在我們的文化中婚姻的神話和浪漫化全然相悖。 我寮國的朋友婷所描述的「西式問題」是女性開始決定她們可能想要延後婚姻的那一刻(以現實情況來看是可以理解的),往往為傳統家庭結構的運作出了難題。社會保守分子感嘆這種情況,但更大的問題也許是,「我們怎樣才能建立女性不必做出如此大犧牲的家庭和婚姻結構?」也許如果這個問題能夠受到正視,也許會有更多的女性有興趣再次擁抱婚姻。

 

問:妳在《約定:帶著愛去旅行》中所描述在東南亞的放逐旅行和《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中的開放結局有很大的不同。其中一部分是因為妳開始寫這本書時有情感上的牽絆。這如何改變妳旅行的經驗? 

答:想要旅行而旅行和不能回家而不得不旅行有很大的區別。斐利貝和我在放逐旅行那段期間有許多奇妙的經歷,但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其實不能回家,我們當時不知道這段放逐何時會結束。這種認知對旅行以來從未經歷這種情況的我帶來了易感的鄉愁,而且似乎永遠改變了我對旅行的感受。(比如說,我穿越邊境時將再也不會漫不經心。)而斐利貝和我在我們實驗性的家庭生活早期階段就被迫離開我們的家,這也是事實,因此這令人痛苦,但也改變了一些事。當我們終於安全返回美國定居,我們都有股衝動想要真正的安定下來,而我們也這麼做了。我的人生中第一次生活在一個小鎮上,有一個可愛的丈夫,一間有大花園和寵物的老房子,我覺得自己完全落地生根,這是我從未經歷過,也永遠不曾想像,甚至渴望的事。但它確實是我們想要的,至少現在如此,所以我們正在品味這種穩定。

(摘自作者專訪http://www.elizabethgilbert.com/QandA.htm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