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垂直農場正書封(含腰).jpg  

美國與「農場」的愛恨情仇已糾結好幾十年,現在,我們與農業的關係,無論是從技術面或是文化面來看,在21世紀似乎有機會變得更加成熟。

農場可以浪漫得如同美國著名插畫家洛克維爾所描繪的唯美單純生活,或多或少,比大多數人現在所居住的都市或郊區生活更為真實。我們喜歡在奶製品、雞蛋、穀類、漿果、蘑菇、培根等食物的包裝紙盒上,看到用漫畫手法繪製的紅色穀倉伴隨青貯塔及圍欄的標誌。我們喜歡把「農夫」想像成具備優良美國傳統價值觀及豐富常識的人,養了一群活潑健康的孩子,每個星期天都乖乖上教堂。某個像這樣的人,在某個地方為我們生產糧食,這般畫面,會比實際看到大多數食物的來源更讓我們感覺好一點。

但農場已經成為一個笑柄,對新移民或已在美國世居多代的美國人來說,「鄉村」也許意味著純樸,但我們所信任能生產夠安全、乾淨的食物供我們食用的人,多半並沒有得到什麼尊重。數十年來,聰明的孩子都被送往城市,資質較差的則留在農場。人們從農場移居到城市是很正常的現象,卻沒有在城裡長大的人後來變成農民。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可孛羅-純粹的孤獨-立體書.jpg    

一個劍橋學生為了尋找心中念念在茲的失蹤女孩,最後自己連同那份愛也一起消失在自然中。尋找的動力來自於愛與缺憾,因為愛證明了人活過的痕跡。小說悠緩揭開故事的命題,這是一本值得細嚼慢嚥的作品。 --鍾文音(作家)

這是一個關於愛,關於人性,關於「我是誰」的故事。作者優雅內斂的文字、看似簡單的安排,織就了最幽沉的扣問,最進退兩難的驗證。閱讀著本書,就像感受一股悠悠燃燒著的慢火,故事在盛夏進行,情節循著燠熱的天氣往前推移;讓閱讀的速度趨緩,而故事裡的發展雖然是緩慢的,卻也有著駭人的力量。

這是一個關於純粹,也關於辯證的故事,劍橋大學博士生史賓塞.李妥相信數學,相信它的恆久與純粹。在一九七六年不尋常的酷暑中,他隻身騎著單車來到陌生的山間農村,帶著一道攸關前途的未解證明。他用幫忙農活交換食宿,在一間農場寄住了下來。這個外來者言行拘謹,一被問話就緊張得結巴,不過還算是個好工人。村民無不納悶:堂堂的劍橋數學家,為什麼要來這窮鄉僻壤堆石牆、剪羊毛?

農場主人的女兒愛麗絲很快就與史賓塞親近起來,小女孩的純真友誼漸漸令他敞開心房,頻繁的農事鍛鍊也讓他煥然一新。然而,就在史賓塞漸漸融入農村,生平第一次彷彿找到歸屬的時候,深藏的祕密卻如土壤底層悶燒已久的火焰,揭開便一發不可收拾。在灼人的熱浪中,淳樸的田園似乎藏著晦暗,信任可以在流言蜚語中一夕崩壞,史賓塞覺得自己好像離解答愈來愈遠了……最終,他要證明的又是什麼?

這些暨幽微,卻又扣人心弦的文字,隨著作者的筆,逐漸地真實呈現在我們面前......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789861208190.jpg  

《孩子,我要你活下去》訴說每位父母最微小的心願──不用成就輝煌,只要孩子們健康平安地長大,但對擁有罕病子女的父母來說,這心願如此艱難。他們為了子女奉獻所有,願意站在最前線戰鬥、抗爭,只希望能夠擁有一般人以為最平凡的、甚或常常被忽略的天倫之樂。本書被改編成電影「愛的代價」,由好萊塢巨星布蘭登費雪和哈里遜福特擔綱演出,不僅是醫藥界的傳奇,更是充滿勇氣與父母之愛的動人故事。

故事主角柯勞利拒絕接受命運的安排,他選擇了自己的解決方法:他自行尋找科學家,開發特效藥,用自己一生的積蓄投入生技事業。開發藥物的挫折、利益衝突的指控、孩子們惡化的病情,都在時間分分秒秒流逝之際,考驗柯勞利一家人所能承擔的極限。

本書是個讓人心疼的故事:其中有醫藥研究的祕辛,商業風險的衝突,以及一個家庭那不肯認輸的奮戰精神。我們需要這些感動,也因此讓本書獲得100年第60梯次的好書大家讀推薦!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9.jpg  

作者:李永展(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長、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根據「聯合國人口基金」的統計,全球已超過50%的人居住在都市地區,這個比例在2050年前將接近80%(人口約增加30億人);如果採用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來生產這些新增人口所需的糧食,大約需要109公頃(大約1.2倍巴西國土面積)的新生土地! 

但是聯合國也指出,全球適合生產糧食的土地大約有80%已被使用,其中約15%未被妥善利用。反觀台灣在2007年時便有高達79.6%的人居住在都市計畫地區,而國土利用也早已透過「地盡其用」理念開發殆盡。因此,台灣更需面對人口/土地/糧食環環相扣的議題,我們要問的是:該採取什麼對策來因應這個大挑戰?

 由於都市聚集了眾多人口,往往衍生各種環境問題,除了傳統三廢(空氣污染、水污染、垃圾)外,更製造了許多新議題(如溫室效應及生物多樣性問題);可以說,如果能將都市衍生的環境問題妥善處理,將可解決全球泰半環境問題;易言之,地球能否永續的主戰場將取決於都市地區能否永續。

有鑑於此,各種因應環境變遷的空間規劃構想及作法相繼出現,包括與水患共存(Living with Flood)、為水留下空間(Make Space for Water)、跨域治理、綠色大眾運輸導向發展(Green-TOD)、生態城市規劃及生態街廓營造等。而在高樓林立的都市地區則有「垂直農場」(vertical farm)構想的出現,這種新的垂直農業生產方式如果能實現,或許能提供人類足夠的糧食、使土地回歸自然,並使選擇居住在都市的人更健康、永續。

垂直農場是一種將大規模農業生產建置在摩天樓上的作法,有人甚至將這種技術稱為「農場摩天樓」(farmscraper)。垂直農場使用再生資源及溫室技術(如水栽法),可全年生產水果、蔬菜、香菇及藻類;而經由轉化傳統戶外農場的自然環境,同時減少運送食物的能源成本,垂直農場可減輕大量二氧化碳排放所造成的氣候變遷現象。

垂直農場的表面積比等面積的傳統農場受到更少陽光的照射,因此需要更多的人工照明及熱能才能在四季正常運作,致使批評者認為成本太高而不可行。另一個爭論不休的議題是,尚無有力證據證明垂直農場使用再生能源的生產及運輸成本比直接在鄉村生產食物而後將其運送到都市來得划算。

由於具可控制的環境,垂直農場的生產力較不受氣候的影響,因此也較不受極端氣候事件的影響,後者在氣候變遷將增加極端氣候事件的頻率下更形重要。如果處理得宜,垂直農場允許現有農地回歸自然,並減少森林消失、沙漠化及其它因農業生產而破壞生物群落的情況;而生產區位較接近消費者,更能進一步減少運輸及冷凍所消耗的化石燃料。

研究指出,超過70%的地表水用在傳統農業生產上,而傳統農業往往使用大量的殺蟲劑、除草劑及肥料,透過水體的流通,這些藥劑或肥料便成為污染水體的元兇之一。透過可控制且再生循環的環境下生產作物可減少殺蟲劑、除草劑及肥料的使用,使垂直農場減少水體污染,至於在垂直農場生產有機作物不僅可能,也是一種非常可行的生產及行銷策略。

由於水循環在可控制的農業環境中更可行且更具經濟可行性,垂直農場比傳統農場使用更少的水,而透過土壤水分蒸發蒸騰損失總量,垂直農場可將黑水或灰水轉化成可使用的水。垂直農場不只使用較少的水,更能加以循環使用,因而彌補了植物蒸發的水分,更重要的是,這些回收的水是純淨的,並且可用在農作或飲用上。

另一方面,使人類活動遠離大面積土地或許是減緩進而終止以人為中心思維所造成地表動物大量滅絕的現象,因為大多數人類佔用的土地是用作農業生產,因此,垂直農場的倡議將是讓足夠土地在維持人類生存前提下回復為動物棲地以免滅絕的可能出路。

在一個愈來愈擠、愈來愈熱的地球上,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但不應也不能漠視全球環境變遷議題,不同部門、不同組織應有相對應的策略及行動,從宏觀的國土規劃、區域治理,到微觀的永續社區、生態街廓。而在都市人口將近80%的台灣,如何讓都市居民在面對人口/土地/糧食的挑戰下作出對地球更友善的作法,垂直農場或許是值得各界深入探討的另類選擇。

(本文已取得李永展老師同意,轉載於馬可孛羅部落格)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