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巴黎人買菜

學巴黎人買菜  

對某些地方的人而言,像巴黎人那樣買菜需要很有技巧,因為他們都這麼做:他們發覺晚餐時間快到了,心裡想著晚上該煮什麼,然後抓個菜籃,衝上街,把菜籃裝滿,回家煮晚餐。在上市場買菜的日子,他們或許沒有明確的晚餐計畫就出門了,打算先買些當季最好的食材,之後再來想要怎麼煮。他們不會開車到一個像冰上曲棍球場那麼大的超市去,然後在像鋪冰機那麼大的購物車裡裝了足夠吃兩個禮拜的食物。我知道在某些地方上述情形是一種生活方式,但是不管在世界的哪個角落,總有些更有靈性的購物場所。各處都有愈來愈多可以在週末造訪的農夫市集。許多外國食品店都會賣些有趣的食物。城市裡散落著肉品、蛋、乳酪、香料與油品的專賣店,只是你必需把它們找出來。即使你不會每天去這些地方,能夠的話至少每週一次到某一間更有活力、更有人性的商店,你才會覺得自己又離巴黎更近了一些。

簡 單 蔬 菜 製 成 的 前 菜 湯 品 ↘↘↘

文章標籤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主人的最高境界

貪心的好處  

「最棒的主人會將非正式的氛圍帶入聚會的每個細節。」我有個朋友如此評論道。主人的成功與否,差別在於他們創造出來的感受,其重要性更甚於食物或餐桌擺設。


這年頭當人們想到巴黎,「非正式」往往不是他們腦袋裡會冒出來的形容詞,不過巴黎人的晚餐聚會確實並不正式。晚餐往往計畫得非常隨性,客人通常是走路到主人家;而且想到晚餐,巴黎人就覺得這是一段拋開白天煩惱的放鬆時刻,因此自然是非正式的。即便正式的餐桌布置也只是非正式用餐氣氛的背景而已,因為當下的情緒對了。某方面來說,這讓晚宴主人比較輕鬆,不過當然用餐氣氛的經營本來就是主人的責任。


還記得幾年前,我到巴黎第七區一間富麗堂皇的公寓參加晚宴。我不認識主人,一走進屋裡時有點被嚇到,因為餐桌的擺設布置非常氣派。我差點以為他們要從「另一個世界」邀請艾斯柯菲耶做外燴,不過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餐點是女主人自己煮的。我們坐定之後,她端出一盤鮭魚一碗水煮馬鈴薯和一小瓶高級橄欖油,接著把菜餚和唯一的調味料鹽花一起傳下去。我以為接下來一定還有一道綠葉沙拉和乳酪,然後再來一片薄薄的巧克力蛋糕──蛋糕是有啦,不過是她祖母做的。這不能算是我吃過最有創意的一餐,,但說到主人謙虛不做作,我給這餐一百分。

關於鹽花的經典法式料理↘↘↘

文章標籤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代無人能與之相提並論。」

這句話不僅說的是《金翅雀》,就連準備出版《金翅雀》的工作也是。

g0001  

大家好,我是Victor。
這個禮拜,來到馬可孛羅這個家庭也邁入第四個月了,很高興跟著我們讀者一起看到許多好書誕生,不管是《建築與人生》、《亂讀術》、《蝗蟲效應》等等,都是我很喜歡的書,從閱讀書稿開始,就讓我期待不已。

《金翅雀》是Victor一進馬可孛羅就遇到的年度重點書,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以新人之姿處理《金翅雀》地位與份量都這麼重要的書,實在是一種考驗。第一項重要任務,就是跟著大家一起進行《金翅雀》試讀活動。

文章標籤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沉默的暴力,正靜靜摧毀數十億窮人的生命。

蝗蟲BN  

當制度不再為平民設計,而是保護當權者...

我們的世界,有數十億人依舊生活在恐懼中。如果你正在讀這段文字,可能不會終日恐懼生命和身體遭到侵犯,或是用餐時一夥暴徒衝進你家帶走你的家人、掠奪你的財物。

但沉默的暴力,正靜靜摧毀數十億窮人的生命。

對於社會基本的秩序,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然而在世界的彼端,許多人生活在混亂蔓延的國境,現實問題包括犯罪、竊盜和極端的不確定性。他們所處的世界與其說是貧困,不如說是赤裸裸的恐懼。暴行如同蝗災般對窮人強取豪奪,我們稱之為「蝗蟲效應」。HX 

文章標籤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