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布拉格畫像》,熱騰騰推出之際,
我們在中時開卷版上,閱讀到作家師瓊瑜,為本書所寫下的評論。
與我們所有的好朋友一起分享。





中國時報  開卷《書評論》  2007.12.31

在裂鏡中看到自己
師瓊瑜(作家)

布拉格畫像 Prague Pictures:Portraits of a City
作者:約翰班維爾(John Banville)
譯者:耿一偉
出版:馬可孛羅出版
定價:280元
類別:遊記
 
 「當我試圖找到另一詞來說明神祕…,我能找到的,就只有布拉格。」捷克作家里貝爾?李諾將布拉格等同於神祕一詞。
     
    那麼,在冷戰後為捷克凋敝經濟帶來大量觀光外匯的布拉格作家卡夫卡,又是如何形容自己生長的城市?「布拉格僅僅抓著我們不放,」他甚至在信上建議朋友拿把火把它燒了:「這老太婆長了一副爪子。我們應該在兩個地方放把火,那就是高堡和城堡;只有那樣我們才有可能遠走高飛。」這愛恨交織的心理狀態多麼像本書作者班維爾的另一位愛爾蘭同行喬哀斯對於生長城市的複雜矛盾心理!
    
    這是捷克作家對自己故土的描摹。那麼,愛爾蘭作家千里迢迢,要為一個遠方城市塑像又是怎麼一回事?愛爾蘭的中產階級們喜歡到陽光普照的西班牙置產,新興的愛爾蘭暴發戶更興起到熱門城市杜拜去蓋屋,被加拿大作家質疑是愛爾蘭國家主義者卻不否認的班維爾,為何不是替西班牙城市或杜拜塑像,而是為布拉格的身世及輪廓塑像呢?也許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脈絡得到端倪。
    
 做為一個少數能夠橫跨科學與藝術知識寫作的文學作家而言,寫過科學革命三部曲的班維爾,怎麼可能不對第古與克卜勒兩大科學家在瘋狂皇帝魯道夫二世的贊助下,在布拉格與一堆煉金術士探究宇宙神祕真理的那段歷史感到好奇呢?尤其它還奠基了布拉格成為歐洲的魔幻之都,開啟了往後卡夫卡一系等魔幻怪誕荒謬的寫作路線,並醞釀了歐洲之後的超現實主義。從魯道夫皇帝相信煉金術士必能從鐵提煉出黃金來,終至財政破產,到卡夫卡在書裡寫到主角醒來變成一隻蟲,這個怪誕荒謬奇想的精神,看來只有在布拉格做研究、提出地球軌道運行是成橢圓非圓形的克卜勒,才觸摸到了真理。
 
    另一個脈絡,也許要從同是小國寡民、異族長期入侵佔領的同病相憐看起。提到布拉格悲慘的歷史身世,班維爾硬是可以扯到愛爾蘭19世紀發生的大飢荒,愛爾蘭人在英國人壓迫下悲慘度日。然而愛爾蘭人可是在歐洲黑暗時期宛如學者之島向整個歐洲大陸輸入過文明的,正如班維爾在書中孜孜不倦地要告訴大家,布拉格曾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並曾一度是帶領整個歐洲思潮不可忽視的重鎮,雖然,她現在是如此小國寡民。
    
 另外一點,不得不提到血緣。班維爾在書中提到波西米亞人其實是塞爾特人的一支族裔,他甚至寫到布拉格的伏爾他瓦河其實是用塞爾特語來命名,意為狂野的河流。而現今存在世上最大宗的塞爾特人是誰呢?沒錯,就是愛爾蘭人。現在你知道,花了一整本書來吟誦歌詠神奇布拉格、哀傷布拉格、偉大布拉格、憂愁布拉格的人是誰了,沒錯,正是他們的表兄弟。
 
    當然,這並不減損此書的有趣及價值,相反地,它的樂趣可能更在這裡。尤其,不管是西班牙巴斯克的塞爾特、英倫三島的塞爾特,或捷克波西米亞的塞爾特,這些神祕的塞爾特族裔怎麼千百年來總是被異族統治呢?也許班維爾下一本書可以告訴我們答案。


(以上文字,引用自 中時電子報開卷版 )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