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撰寫大英帝國歷史文學《大不列顛和平》三部曲(Pax Britannica)著名的英國作家珍.莫里斯(Jan Morris),周前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第四廣播電台的《讀書俱樂部》節目中,公布她與伊莉莎白.塔克妮斯女士,「結婚」的消息。

81歲的珍.莫里斯告訴聽眾,「我從未告訴任何人這件事。事實上,我和同一個人共同居住生活在一起58年。我們年輕時曾經結婚,但所謂的『變性』,使我們必須離婚。可是,我們一直在一起,所以,伊莉莎白和我決定舉行公民結合(civil union),再次成為合法伴侶。」她們在威爾斯北部的一個地方議會進行了簡單的儀式。

英國名作家 一段驚世的愛情
珍.莫里斯口中的伊莉莎白,今年已經84歲。伊莉莎白是珍.莫里斯在1949年,還是男子詹姆斯.莫里斯(James Morris)時娶的妻子,兩人並育有五名子女。
1972年時,詹姆斯.莫里斯透過變性手術,成為珍.莫里斯,依法律規定,「兩個女人,不能成就夫妻關係」,兩人不得不辦理離婚。但珍和伊莉莎白仍共同居住在威爾斯北部的村莊中,36年來,對外,珍宣稱伊莉莎白是她的「妯娌」(sister-in-law)。
詹姆斯.莫里斯在1970年代執意前往摩洛哥變性,對英國社會、媒體和文壇造成震撼,許多讀者記憶猶新,乍聞珍.莫里斯與伊莉莎白「再婚」,大家仍感意外,「這應該是珍.莫里斯給我們最後的一項驚奇了吧!」
牛津大學畢業的珍.莫里斯,在詹姆斯.莫里斯時代,是一名俊秀的男子、優秀的英國軍人和傑出的新聞記者。他服役於英國皇家騎兵團,曾在義大利和巴勒斯坦擔任英國情報官。後來,進入媒體,陸續擔任《泰晤士報》和《衛報》海外特派記者。
1953年,詹姆斯.莫里斯與英國探險隊共同前往聖母峰,獨家隨行報導英國探險隊首次成功攀登世界第一高峰,一舉成名。《泰晤士報》在1953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登基的那天早上,刊出詹姆斯.莫里斯的獨家報導。
1956年,蘇彝士運河危機爆發。詹姆斯.莫里斯替《衛報》從塞浦路斯採訪到第一手法國和以色列合作入侵埃及的證據。透過與法國空軍飛行員的訪談,她(他)的報導證實,法國空軍支援以色列部隊間的行動。這則報導,到今天,依然被認為是蘇彝士運河危機期間,以法聯手侵略埃及「不可辯駁的證明」。
 
生錯性別 知名記者娶妻生子
儘管在工作上,1926年出生的詹姆斯,30歲不到已是英國家喻戶曉的知名記者,但在內心深處,他卻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爭扎與秘密:他對自己的性向,一直很不確定,「總覺得自己生錯了身體(成為男性)。」唯一可以和他分享這個秘密的是他的妻子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是個茶農的女兒,詹姆斯到倫敦大學讀阿拉伯語時,與在一家建築師事務所擔任秘書的伊莉莎白在同一棟公寓內分租房子。
「我覺得跟她在一起有說不出的快樂,覺得她是我的兄弟,或者姊妹。覺得她是解開我生命難題的鑰匙。」珍.莫里斯回憶,「我經常跟著她一起到辦公室去,為的只是享受共同搭公車的愉快感。」
他們在1949年結婚。五名子女陸續出生。但隨著年齡增長,詹姆斯發覺自己內在的女性部分愈來愈強烈。
 
妻子支持 先離婚後進行變性
45歲那年,獲得伊莉莎白的支持,他決定跨越長期自我爭戰的界線,進行變性手術,成為女性。在此之前,他已服用了10年的女性荷爾蒙,「我的人生,只有前35年是完全的男性。」
他希望在英國進行這項手術,但他必須先離婚,才能動手術,他在不願意和伊莉莎白離婚的情況下,只有到摩洛哥去做變性。
他完成第一項重大手術,從卡薩布蘭加返家時,「伊莉莎白站在門口迎接我,就像我每次遠行回家時一樣。」
正式成為「珍」之前,詹姆斯又動了兩次大手術。伊莉莎白一直在他身邊。後來在法律上,他們不得不離婚,但卻從未離開過彼此。
《大不列顛和平》三部曲開始寫作時,作者是詹姆斯.莫里斯,完成時,作者已是珍.莫里斯。
1974年,珍.莫里斯把自己的經驗書寫成為自傳性的書籍《複雜的難題》(Conundrum)。該書行文優美,除了個人經驗和歷史,並為後來的變性者鋪路。
一般人很難理解,存在於詹姆斯.莫里斯,或者,珍.莫里斯,與伊莉莎白間的感情到底該如何界定?
 
唯一真愛 她們從未離開彼此
詹姆斯.莫里斯曾把他的旅行文學作品《威尼斯》一書獻給他們早夭的女兒維吉尼亞。對於他和伊莉莎白間的肉體關係,他形容,「那是一種完全的信任」,孩子則是他們「幸運的,無可比擬的禮物」。詹姆斯說,他希望伊莉莎白在這個過程中,「能夠覺得歡愉享受」。
伊莉莎白並不是個逆來順受的女人,在詹姆斯.莫里斯夫婦期間,伊莉莎白曾把炒菜鍋扔往詹姆斯臉上,也曾在火車上當眾賞他一巴掌。
可是,她總是在詹姆斯遠行後,歡迎他回家。即使在詹姆斯成為珍以後也是一樣,「我們仍然是一家人,繼續生活下去」,她簡單的說。
她們如同姊妹和好友,繼續共同生活了36年。兩人的子女和9個孫子經常前往探望。
死亡也無法分離兩人。她們已經安排葬在彼此身邊,一同躺在威爾斯北部綴佛河的小島上。兩人間,只有一塊墓碑,寫著:「這裡躺著兩個朋友,一個生命。」(Here are two friends , at the end of one life)。


以上文章內容,引用自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