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個鐘頭,我在藍帶的訓練就要結束。

         我做過了超過三百道的食譜,上了九十堂課,花掉所有積蓄,還吃掉了從油脂、鮮奶油,和牛油所轉換成難以計量的卡路里。我看著雙手,布滿刀傷、燙傷,坑坑疤疤的。

 

 

 

 

 

 

 

 

 

 

 

大廚揉好麵糰,把麵糰稍微壓平,然後雙手輕托,將它放入嵌在工作檯一角的不鏽鋼壓麵機裡擀壓。我不經意聽到後頭的某位女生說出了在場大半女人的心聲。「真希望我是那張麵餅皮。」她嘆息道。

接著,大廚一手握著刀柄,一手平穩的捏著刀尖,開始饒富節奏的把一堆已經切片的洋蔥,切成更小的細塊。

這時,L.P.舉起手。「大廚,我們被叮嚀過不可以那樣切洋蔥。」她對安娜說。安娜點點頭,她也記得。在她轉述時,我聽到larmes這個法文字,意思是眼淚。大廚停下手上的刀,向安娜解釋,她隨即翻譯出來。

「大廚說,如果你用的是一把鈍刀,的確不能這樣切,因為你切的時候得要很用力,這樣洋蔥細胞會受擠壓,釋放出易揮發的油脂,而讓你流眼淚的,就是這些油脂。」

大廚舉起他的刀。「Mais avec un couteau très pointu…」他說。

「如果你的刀很利……」安娜翻譯道。

Vous n’êtes pas obligés de pousser si firt avec vôtre couteau, et comme ça l’huile ne s’échappe pas.

「切的時候就不需要太用力,油脂就不太會揮發出來。」安娜接著說。

大廚環顧全場,看看學員們對他的答案是否滿意,接著直接用英文說:「總之,,你的刀愈利,你愈不會掉淚。」

《巴黎藍帶廚藝學校日記》馬可孛羅1111日出版  全省各大書店均售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