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他們把我的菜吃光光,而且還讚不絕口,那麼我就是神!

 

 

 

 

 

 

 

 

 

 

巴黎藍帶廚藝學校日記,11月11日,馬可孛羅出版

 

  艾斯特班是地下室助理。我以前見過他,他是那種你見過便印象深刻的人。他長得很帥,理了個大光頭,鼻翼、下唇和舌頭,都穿了洞戴上飾品--這副長相在藍帶可是十分罕見。他一雙眼睛生得湛藍而冷酷,在校內負責的工作使得他知道校內各路八卦,更助長了他骨子裡強烈的叛逆本性。

 

  「我才不叫這裡的廚子『某某大廚』咧,」大夥兒灌下第一瓶紅酒後,他打開了話匣子。「我叫他們薩法先生、蓋雅先生,從不叫『大廚』。」以「大廚」稱呼他們,對我來說天經地義,若改口稱他們「先生」,反倒讓我覺得有些不敬。這關乎尊重,而艾斯特班認為尊重應該是雙向的。極度尊崇艾斯科菲耶的廚師,他也不茍同。

 

第二、三瓶紅酒下肚後,他開始鉅細靡遺的說起他回到西班牙後,打算要做給他父親和弟弟品嘗的經典大菜。

 

喝完第四瓶時,他談到將來想自己開餐廳,很可能會選在馬德里。我說起我和伊莎貝拉聊過的事。

 

「那是真的,在廚房裡,大半的時間你都是奴隸,顧客的奴隸。」他說:「不過,只要他們把我的菜吃光光,而且還讚不絕口,那麼我就是神!」他挺起胸脯。自信滿滿的指著自己。

 

這就是艾斯特班的信仰。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