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研究

背景在英國,一輛行駛中的火車上,準備訪友的老太太獨自坐在車箱中,突然,透過車窗,另一輛火車交錯而過,她清楚看見另一頭的車箱中有一個男人用一雙大手扼住一個女人的脖子,在那幾秒的愕然後老 太太召來隨車工作人員,工作人員瞄一眼老太太座位上的八卦小報心中覺得是老太太睡迷糊了。用盡各種努力卻只得到工作人員敷衍的安撫,經過幾通電話後告訴她沒有發現任何屍體。老太太下車直奔朋友家,見到朋友的第一句話是:「珍
! 我目賭了一件謀殺案」。

 

這位珍‧ 馬波 小姐長年住在鄉下,洞悉世事,對人性總看到最黑暗的一面,她永遠在聽到案件時告訴你:「這讓我想起我們村子裡的‧‧‧‧‧」詹宏志以彷彿馬波 小姐的記憶提醒我們曾經發生過的案件永遠比小說更離奇,不管「小姐不見了」等等和火車有關的偵探小說你看過多少,都比不上幾年前屏東的火車翻覆意外中那件案中案更離奇。偵探小說只是反映人生。

 

詹宏志編輯「謀殺專門店」時我正看完所有找得到的阿嘉莎,克莉絲蒂的偵探小說,那時台灣市面上幾乎是日本推理小說,我一面讀松本清張、橫溝正史、高木彬光、仁木悅子、山村美紗……,一面透過「推理雜誌」認識所謂的:本格派、社會寫實派、冷酷硬漢派………,然後我知道我的最愛還是古典偵探派(本格派),尤其想看安樂椅神探─角落的老人,正好「謀殺專門店」頭兩本翻譯書中有這本。於是我斷斷續續劃撥買了幾期,後來當我買到白羅的第一案「斯泰魯山莊奇案」時簡直樂壞了。

 

正因為我太愛阿嘉莎‧克莉斯蒂了,所以詹宏志訪問了住在日本長野的土屋隆夫還有住在牛津的科林‧德克斯特卻沒寫到馬波 小姐所住的聖瑪莉村我有些遺憾;但是沒關係,另一位神探福爾摩斯的住址可是登記有案的:倫敦貝克街221B座。多霧的倫敦名列偵探小說場景第一名,第二名是罪惡之都─紐約。以往對於偵探小說中的紐約我比較有印象的是勞倫斯‧卜洛克筆下與酒精對抗的馬修‧史卡德,原來我只聞其名而不曾讀過的「八十七分局」也在紐約嗎? 「八十七分局」中整個團隊的辦案過程、搜証、偵訊、還有團隊中的私人情感描述不得不讓我懷疑「CSI」的製作群是否有人看過「八十七分局」?

 

CSI」中若出現辦案人員感情用事則常常會影響案件,這時葛瑞森就會要求該位探員退出手上的案件調查。偵探小說中的神探們不太會遇到這種感情糾葛,因為神探們沒有感情生活。福爾摩斯和白羅都有一位偶爾提起的「那位 女士」、 馬波 小姐是位「老小姐」(她沒有結婚)、角落的老人顧名思意就是老人了;但是冷酷硬漢派的偵探們呢?恐怕要詹宏志這樣三教九流的推理小說都啃遍了才整理的出來。

 

我偏愛「莊園式」的偵探小說,這種小說中的偵探們有時像 馬波 小姐一樣只是剛好在案發現場,有的如同「思考機器」或是昆恩一樣是被請來協助調查的 教授,這些人辦案從未收過費用,就算不是「莊園式」,我也不認為布朗神父會索取費用。那麼福爾摩斯收費標準是什麼呢?別說我看這類小說時沒想過,就算看馬羅或是史卡德案件也沒關心過這明明是他們生活的唯一收入。詹宏志不僅告訴我們馬羅的收費標準和福爾摩斯怪異的不一致的報酬要求,甚至列出了偵探們的心智結構,這讓神探們比較有凡人的一面。畢竟,我們在得知福爾摩斯居然不知道「地球是繞著太陽轉」時,心中還可以自我安慰一下:也許神探們不裝一般性知識才可能有更寬廣的思考空間吧 !

http://tw.myblog.yahoo.com/jw!Srb8vYufFRLjJkcXICS4/article?mid=1727&prev=1770&next=1676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