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敬,可近,可進-讀詹宏志《偵探研究》

誠燃,按照詹宏志先生在自序的說法,書名《偵探研究》(A study in Detective)沿自名偵探福爾摩斯躍上小說舞臺的第一部作品暗紅色研究》(A Study in Scarlet)。對我而言,書名倒不失為一個切入閱讀的方式,可以拉出一個圖表表示

                      偵
       偵探
                      
                     
研究            研究

這中間以虛線對應,以斜線連結,亦即閱讀本書,之於我,至少可循「偵探」偵探、「研究」研究、研究「偵探」、偵探「研究」四個途徑切入。無論是對於「偵探」進行偵探工作(成為專門偵探「偵探」的偵探,對福爾摩斯的消費習慣與收費模式進行調查,救這批偵探的感情進行狗仔跟監。),或研究其研究,對大偵探建構出的的技能與心理結構進行深度拆解,乃至研究「偵探」針對推理小說中「偵探」形像建構與流變進行考察,或結合偵探小說、推理小說內容之於台灣島上大小事兒疑案也罷遺憾也算好歹進行一番連結與研究,是為偵探「研究」。於重新為這些「可敬」的偵探編排位置與試圖更貼近其身邊之餘,《偵探研究》更打造了一個可以宏觀也可以微視的伸縮視角,帶領讀者穿出進入推理小說建構出的龐大世界,遠可審視整個類型小說中偵探的流變,近則貼近島嶼生活,俯瞰發生在我們生活中的事件。

而我以為,《偵探研究》最可貴的,反而是在上列圖表「之外」的物事。亦極是,書中建構,不只是一「可遠可近」的視角,那亦是「可遠可『進』」的視角,《偵探研究》不僅服務對於推理小說重度成癮的類型小說讀者,細數家珍彼此相視如核對密碼。他一方面濃縮了偵探小說的精華,一方面又將他稀釋並重新組合,在章節之一<想像與真實>裡,各篇章看起來光怪陸離顛倒亂迷的事件,不只發生於小說上,而是出現在我們島上:火車翻覆「搞軌案」牽引出的毒藥謀殺、麗星郵輪上的密室、拉法葉艦重重疑雲,那些不都佔據社會版一角,曾引我們視線投注,如今重新檢視,一旦旁徵引博與推理小說兩相參看,或借用小說思維,何嘗不是一對照記,或令人慨嘆介面竟翻轉了,我們以為小說中書寫如是離奇,卻不知真實一旦鋪寫開來,可以如斯。我們其實是活在這樣一座暗影幢幢且充滿想像力與謀殺的小島,只是我們始終不覺,一如推理小說裡那些面貌模糊的背景角色罷了。而《偵探研究》則提供一個切入的思維,一個不同的視點,是「可進」的,不止對於推理小說淺嚐初涉如我類讀者得以進入,也讓推理小說的思維進入我們。我們由此重新發覺,生活裡的光度與可能性,再現其中多樣性的稜角鋒芒,閱讀《偵探研究》(或之後再閱讀任何推理小說)何嘗不是一打磨思維與視角的磨刀石,之於生活,我們原來也是偵探,只是未曾發現而已。

http://www.wretch.cc/blog/sodom666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