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mp

來自 快雪 的閱讀迴響,點選過去

 

好幾次忍不住眼框裡打轉的淚水,停下閱讀,喘口氣。我很願意重 複這個故事,一般在心得裡,我很少這樣佔用幾乎全部的篇幅介紹一本書,因為我希望更多人了解這個真實故事,知道三杯茶的來龍去脈。

摩頓森在1993年攀登世界第二高峰K2峰時發生意外,在巴基斯坦山區的一個偏僻小村落獲救,他承 諾一定會回來為他們辦所學校,他創立中亞協會,十六年來蓋了一百三十一所學校,目前學生人數五萬八千人,多數是女孩(這在伊斯蘭教地區很不尋常),他的政 策是「盡頭優先」,在路的盡頭、世界的盡頭蓋學校,在最偏遠、赤貧、宗教極端主義、戰爭肆虐的地區,這些地方鮮為世人所知,幾乎不會有外人到訪。我們就是 從這些地方開始。

1999年,在高海拔的阿富汗邊境興都庫什山,他們遇見從 帕米爾高原遠道而來的吉爾吉斯騎兵隊,羅素.可汗引述父親說的話: 

對我來說,困苦的生活一點都不是問題。可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 也過著這樣的生活。我們只有少許糧食、粗劣的房屋、也沒有學校。我們知道你在巴基斯坦蓋學校,你是否願意到阿富汗來幫我們?我們會捐出土地、石頭和勞力, 你要的我們都能辦到。來與我們過冬,做我們的客人。讓我們一起喝茶。我們會宰殺最肥美的羊,好好討論,規劃建校。 

1999年底以前,吉爾吉斯人所在的瓦罕走廊東部沒有一所 學校、醫院、藥房、警察局、商場、獸醫院、郵局或診所,阿富汗的生活已經夠艱苦,但相較之下,瓦罕吉爾吉斯人的生活卻更顯絕望。這群遊牧民族深受飢饉之苦 和疾病威脅,20082009年那個漫長的冬季,終於讓吉爾吉斯人瀕臨崩潰邊緣,死亡人數達到新高。阿都.拉希德召集族人說: 我們生活在世界的邊緣,既然沒有人和援助會到來,我們沒有選擇,只好自己來。

摩頓森說:這個承諾在10年後,20090928日星期一實現了,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131所中亞協會的學校,沒有一所比吉爾吉斯人的學校更偏遠、海拔更高、更貼近我的心,因為沒有一所學 校像這一所一樣,對於人性尊嚴和自我價值刻畫得如此深刻、如此令人難以辯駁。這一群貧困的遊牧民族在他們國度最高聳、最遙遠的角落,完成比建設學校更偉大 的任務,他們燃起希望之火,照亮了自己──這裡的孩童渴望讀書。 

現在所有阿富汗人民看著帕米爾高原,都會想起一群衣衫襤褸的騎 馬人翻山越嶺找尋某人能夠幫他們建校的傳奇故事,他們靠著自己的雙手去完成。 

我曾經在新疆流浪一個月,在烏魯木齊、天山、北疆邊境的喀納斯、古代流放的終點伊犁、西遊記裡吐魯番窪地的火焰山 等地打轉,交了維吾爾族、塔吉克族朋友,也遇見全中國最少的民族──圖瓦族,只有2000多人,他們沒有文字,只有語言,也忘記自己從哪邊來,一般 說是成吉思汗西征時留下的傷兵。書裡說的吉爾吉斯人,在中國稱柯爾克孜族,和塔吉克族生活在帕米爾高原,我真的知道他們生活的辛苦。旅途最後我崩潰了,一個人不敢挑戰帕米爾高原,不敢去喀什,雖然日後很後悔。 

看三杯茶2:石頭變學校時,看得時候流淚,寫心得時流淚。在最黑暗的 地方,我們仍然看得到星星,改變世界不難,從有一份心開始,當願意伸出雙手傳遞手心的溫度時,世界已經改變了。我誠摯地推薦三杯茶2:石頭變學校,請你看看他們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