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 湛藍 的閱讀迴響,點選過去


敬上第一杯茶,你是一個陌生人

再奉第二杯茶,你是我們的朋友

第三杯茶,你是我的家人,我將用生命來保護你

 

《三杯茶》是一個關於愛與承諾的紀實故事。故事緣於1993年葛瑞格為了紀念早逝的妹妹,攀登世界第二高峰K2時 遇到山難,命在旦夕之際幸運獲救。因為被科爾飛村民的善良所感動及有感於當地孩子因為沒錢聘請老師,只能用樹枝在泥土上寫課文,於是許下承諾一定會回來為他們蓋學校。葛瑞格沒有食言,回到美國後他放 棄白天的工作,省吃儉用,並陸續寄出580封信給參議員與明星等名人,終於募得12000美元。於1996年實現承諾,在科爾飛村蓋了第一所學校。爾後摩頓森與他成立的中亞協會,以「盡頭優先」的建校宗旨,挺進武力衝突和宗教極端 主義禁地,不畏回教輿論反對及坦利班等極權分子威脅,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總共蓋了131所學校,目前 學生人數五萬八千名,而且多數是女孩。


一塊石頭 一個夢想 一個承諾 十年等待

心的力量夠大,全世界都遺棄的絕望之地也可以擁有希望


《石頭變學校》是《三杯茶》的續集,以第一人稱書寫方式,2003年開始談起,除了繼續在巴基斯坦的努力過程外,更紀錄中亞協會在阿富 汗帕米爾深處,創立的另一個奇蹟學校。1999年十月,來自帕米爾高原深處的吉爾吉斯騎兵帶著可汗的口信來到阿富汗邊境的祖德可汗村找到摩頓森。「對我來說,困苦的生活一點都不是問 題。可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過著這樣的生活,你是否願意到阿富汗來幫我們蓋學校?我們捐出土地、石塊與努力,你要的我們都辦得到。來與我們過冬、做我們的 客人,讓我們一起喝茶。」摩頓森應許了,並於10年後實現承諾,在海拔12480英尺,素有世界屋脊之稱的達波札貢拜點燃希望之火。


看到吉爾吉斯可汗的口信,讓我想到《三杯茶》一書裡,村長哈吉阿里說:「我不識字。這是我這一生中最大的悲哀。我願意做任何事,讓我村裡的孩子永 遠不要知道這種感覺。我會付出任何代價,讓他們能夠擁有他們應得的教育。」同樣為了改善下一代的生活,認同教育的重要性,令我深受感動。


「賦予全世界女性教育等權利,絕對能為全體人類創造更有愛心、寬恕、公正與和平的生命。」 ------ 翁山蘇姬


1970年代初期,阿富汗都會女性享有相當程度的個人自由及自治權,然而就在塔利班的魔爪伸入喀布爾那一刻起,硬是剝奪婦女在當地享有的所有特 權,尤其是受教權,所有女性被迫就此與教育無緣或終生成為文盲,受教變成一種遙不可及的奢侈夢想。反觀在台灣我們擁有良善自由的教育環境,不分性別同樣享有受教權,我們真的該好好珍惜現有。非洲有句諺語「教導一個男孩,你教育的是一個人;教導一個女孩,則你教育的是一整個社會」足以說明女子教育 的重要。誠如摩頓森所言,或許教育並不能保證母親一定會拒絕認同暴力聖戰,但它絕對能讓那些男人招架不住。沒錯!我完全認同這個觀點,教育 是脫離貧窮,改造人生最佳途徑,而婦女教育絕對是提升社會的根本。不幸的是,直到今天全球尚有一億兩千萬學齡兒童因為性別歧視、貧窮、非法剝削、宗教極端主義和政府腐敗仍然無法享有受教權。


摩頓森與被他暱稱為決死突擊隊成員,一群來自不同種族,世人眼中的非菁英份子,堅信唯有提升婦女教育才是改造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最佳方式。憑著一股對教育的熱 情,冒死深入險區,面對官僚體制、金援物資缺乏、交通不便、自然災害、宗教狂熱份子的打壓,甚至是來自家族男性成員的舊思維等等阻礙,用生命在文明的邊陲散播知識的種子。當決死突擊隊的成員,沙爾拉法茲與瓦奇爾說出計畫用1520年的時間,在阿富汗境內從瓦罕、 喀布爾到塔利班的發源地,築一條婦女識字的萬里長城,包圍塔利班和蓋達 組織時,讓我跟著拍手叫好!


猶記得閱讀《三杯茶》時數度熱淚盈眶,一股充滿感動及感恩的悸 動,久久不散。而延續《三杯茶》的感動,《石頭變學校》讓我再次動容。如果你曾經被三杯茶感動,不消我多說,你一定會續杯,如果你未曾飲過葛瑞格的三杯 茶,那你絕對不能錯過這幸褔的茶味兒,看看葛瑞格及決死突擊隊成員如何用生命讓石頭變學校,用生命喚起世人對女子教育的重視三杯茶2《石頭變學校》絕對值得一讀!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