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譯者 劉復苓 的推薦

我讀了《三杯茶》,我翻譯了《石頭變學校》。讀《三杯茶》的時候,就像看了一部精采的冒險故事:這位後來成為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的登山者當初是如何攀登險峻高山、陰錯陽差地進入鮮為人知的村落,與年邁的村長喝了三杯茶、建立了亦師亦友的深厚關係後,找到了他一生的職志,展開為邊遠地區蓋學校、提升女子教育的艱苦旅程。

 《石頭變學校》由摩頓森親自執筆,以第一人稱敘述,文字更加深刻。除此之外,我從讀者變成譯者,我把他的文字一一吞入,經過咀嚼、消化後,發現自己居然進入了他的思想當中。此時,摩頓森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傳奇人物,我刻骨銘心地感受到他軟弱的一面、優柔寡斷的一面、想要逃避的一面,他像我們一樣,偶爾也會有見難思退的本能、有躲避繁瑣的惰性。但是,正因如此,他對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地區教育的熱誠、他尊重宗教與文化差異的精神、他聆聽族人需求以及與他們建立關係的耐心、他不求名利默默耕耘的淡泊,更在平凡中顯得偉大。

吞入摩頓森的文字,我彷若置身其中。全世界最高的山峰峰相連、牛羊放牧在無垠的高原、村落周圍是金黃色的麥田、水渠兩旁排列著整齊的胡桃樹。蘇聯入侵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的興衰、喀什米爾驚心動魄的大地震、美國武力干預的愚行。當地人民遭遇人為與自然的災禍,即便我只能體會萬分之一,但已經在我心中引起極大波瀾。其中,最令我震撼的,是塔利班政權對阿富汗婦女的荼毒。在塔利班統治之下,婦女不得從事醫生、律師等專業工作,因此全都被迫待在家中,更荒謬的是,如果沒有男性親戚陪同,則婦女不得外出。可是,有許多男人死在戰場上,他們的遺孀豈不是也走投無路?

翻譯本書之前,我看了電影《少女奧薩瑪》和《入侵阿富汗》,更了解這塊狼煙四起的土地。尤其是《少女奧薩瑪》,完全呈現了摩頓森在書中的描述。在家無男丁的情況下,奧薩瑪被迫剪短頭髮、喬裝男孩,外出工作賺錢。那種隨時隨地害怕被發現,而流露出心底最深的恐懼,觸動觀眾的神經。最後的結局,還是永無止盡的絕望。

這份絕望,摩頓森一定體會到了,但他知道外人不能使用武力強迫他們放棄信仰與文化,也知道不能強迫他們認同我們熟悉的西方價值觀,從這本書的內容,也能明顯看出,摩頓森把主角的位置交棒給中亞協會裡一群「決死突擊隊」。這群人都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在地人,有的甚至還曾經是塔利班成員。他們比摩頓森更了解同胞們的需求,四處為教育奔走、涉險,辛苦的程度更甚於摩頓森。此外,書中還提到地方族人為了讓自己的女兒受教育,為了讓兒子脫離塔利班支持、阿拉伯金援、強調極端主義的宗教學校,也做出極大的犧牲和貢獻,他們是另一群英雄。

我把在我腦中上演過的故事情節敘述出來,希望我的文字傳達了摩頓森的初衷、留住了他大愛的溫熱。希望你也和我一樣,擁有熱鐵烙膚般的感動。更希望越來越多像奧薩瑪這樣的少女能夠接受教育,在絕望中開出一條生路,做自己人生的主人。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