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50x200.jpg

馬康尼總裁是個六十多歲的文雅先生,一身顏色柔和的西裝和領帶,把一邊長髮梳過頭頂到另一邊的功力很是驚人。他的神態十分莊嚴,不過眼神中有真誠的溫暖,立刻就消除了可笑的部分。
「多洛梅小姐嗎?」他走過來,熱絡地和我握手,好像我們是老朋友。「這真是件教人料想不到的開心事呢。」

我們一起走上樓梯時,馬康尼總裁繼續用毫無瑕疵的英文為了不平整的牆壁和處處凸起的地面向我道歉。即使是最現代的室內設計,他笑著解釋,對於一幢幾乎有八百年歷史的建築也是束手無策。
在經常語言失效的過了一天後,終於遇見一個流利操著英語的人,真是讓人鬆了口氣。微微的英國腔表示馬康尼總裁曾在英國住過一段時間──也許他在那裡求學,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母親當初會找他當理財顧問。

他的辦公室在頂樓,透過那些有豎框的窗戶,可以清楚看到聖克里斯多福洛教堂和附近另外幾棟宏偉的建築。然而我正往前走著的時候,卻幾乎被一個端坐在大型波斯地毯中央的塑膠水桶絆倒;在確定我健康無虞之後,馬康尼總裁又小心翼翼地把水桶放回它原先站著的地方。

「屋頂有漏縫,」他解釋,一邊抬頭望著有裂縫的灰泥天花板,「可是我們找不到。非常奇怪──即使沒在下雨,還是會有水滴下來。」他聳聳肩,示意我坐在面對他辦公桌的精美雕花紅木椅子上。「從前老總裁常說是這建築在哭泣。對了,他認識令尊呢。」

馬康尼總裁在辦公桌後面坐下,在皮椅所容許的範圍裡盡量往後靠,十指指尖貼著。「所以啦,多洛梅小姐,我要如何為你效力呢?」
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問題嚇了我一跳。我全心專注在要到這裡,反倒幾乎沒想到下一步該怎麼做。到目前為止,我猜那個一直自在地活在我想像中的法蘭西斯科.馬康尼很清楚我是為了母親的珍藏來的,而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很不耐煩地等待終有一天要把它交給權利繼承人。

然而,真正的法蘭西斯科.馬康尼可沒那麼貼心。我開始解釋為什麼我會來這裡,他靜靜聽我說,偶爾點點頭。當我終於說完後,他若有所思地看著我,臉上表情不置可否。
「所以我想,」這時我意識到忘了說最重要的部分,「不知道你能不能帶我去到她的保管箱那裡?」
我把鑰匙從手提袋裡拿出來,放在他桌上,但是馬康尼總裁卻只是望了一眼。在片刻尷尬的安靜之後,他站起來走到窗前,兩隻手扳在背後,皺著眉頭越過西恩那城內建築屋頂遠眺。

「令堂,」終於他說了,「是個聰明人。當天主把聰明人帶到天堂的時候,衪會留下他們的聰明智慧給我們在世間的人。他們的精神仍然活著,在我們周圍飛舞,就 像貓頭鷹,眼睛能在夜裡看見東西,而你我卻只能看到一片黑。」他停頓了一下,去搖了搖一塊鬆動的彩繪窗玻璃。「從某些方面看來,貓頭鷹倒是很適合全西恩那 的象徵,而不只是我們這一街區。」

「那是因為……全西恩那的人都很聰明嗎?」我提出我的猜測,不確定他想要說什麼。
「因為貓頭鷹有個古代的祖先。對希臘人來說,她是雅典娜女神。一個處女,但也是戰士。羅馬人叫她密娜瓦。羅馬時代,西恩那有一座祭祀她的寺廟。這就是我們心中永遠愛著童貞瑪利亞的原因,即使在古代、在耶穌基督出生以前。對我們來說,她一直都在這裡。」

「馬康尼總裁──」
「多洛梅小姐,」他終於轉身面對我。「我是想要弄清楚令堂會希望我怎麼做。你要我給你一樣使她萬分哀傷的東西。她會真的希望我讓你拿去嗎?」他擠出一個笑 容。「可是,這也不能由我決定,對吧?她把它留在這裡,沒有毀掉它,所以她一定是希望我把它轉交給你,或是哪個人。現在的問題是:你確定你要它嗎?」

在這番話之後的沉默中,我們兩人都清楚聽到:晴朗無比的日子裡,一滴水珠落到塑膠水桶裡的聲音。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