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50x200.jpg

馬康尼總裁找來了第二個鑰匙保管人──陰沉的佛吉里歐先生,之後就帶我走下另外一道單獨的樓梯,進到銀行最深的地窖。這樓梯是由古代石頭所造的螺旋梯,一 定早在當初這宮室建造時就有了。如今我頭一次知道在西恩那的地底下還有另外一個世界:一個由洞穴和暗影構成的世界,和地面上那個明亮的世界呈強烈對比。

「歡迎來到Bottini,」我們走在一條像是洞穴的走道中時馬康尼總裁說:「這是古代的地下輸水道,一千年前建造,好把水引進西恩那城裡。這裡全是沙 岩,即使是運用當時那些原始工具,西恩那的工程師仍然能夠挖出一個廣大的渠道網,把水輸送到公共水泉,甚至某些私人家庭的地下室。當然現在這些已經不再使 用了。」

「可是還有人到這下面?」我問,一邊摸著粗糙的沙岩牆面。
「喔,沒有了!」我的天真無知讓馬康尼總裁挺開心。「這裡是個危險地方。你會很容易迷路。沒有人知道所有的地下水道。我們這裡流傳很多很多關於從這裡到那 裡的祕密通道的故事,但是我們不希望有人在這裡跑來跑去的探險。要知道,沙岩有很多孔隙,是會坍塌的。而整個西恩那都在它上方。」

我把手抽回。「可是這牆有……加強結構吧?」
馬康尼總裁看起來有些靦腆。「沒有。」
「可是這是銀行呢。這樣似乎……很危險。」
「有一次,」他回答,眉毛抬起,很不以為然的樣子,「有人想要闖入。就一次。他們挖了一條地道,挖了好幾個月。」
「後來呢?」
馬康尼總裁指著一架安放在一個隱蔽角落的監視攝影機。「非常先進的監視設備。警報器一響起來,他們就從地道逃走了,不過至少他們沒偷走任何東西。」
「他們是什麼人?」我問:「你們有沒有找出來?」
他聳聳肩。「拿坡里的幫派份子。他們再也沒有回來過。」

我們終於走到保管庫時,馬康尼總裁和佛吉里歐先生兩人都得刷他們的卡片,才能打開厚重的大門。
「看到了嗎?」馬康尼總裁對於這項特點十分驕傲,「就連總裁也不能自己打開這座金庫大門。就像人家說的,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

保管庫內,每面牆從地面到天花板都是一個個的保管箱。其中大部分是小的,不過有些大的保管箱卻大到可以當成機場的行李置放櫃。母親的保管箱大小介於二者之 間,馬康尼總裁指給我看,並且幫我把鑰匙插進去,然後他和佛吉里歐先生立刻很有禮貌的離開保管庫。不久後我聽到劃火柴的聲音,這時我才知道他們把握住這個 機會在外頭走道上抽起菸來。

從我第一次看了羅絲姨婆的信以後,我對母親的珍藏會是什麼就有過許多想法,我也極力克制自己的期望,以免最後失望。但是在我最不受壓抑的想像中,我會發現一個華美的金盒子,上了鎖,充滿了希望的允諾,就像海盜在荒島上挖出的寶物箱。

母親留給我的就是這麼一個東西。這是個木頭盒子,有金色的裝飾,雖然不是真的鎖著──上面沒有鎖,但它的扣鈎卻鏽死了,我頂多只能輕輕搖它,猜測裡面是什 麼東西。盒子大約有小烤箱的大小,但卻驚人的輕,這一點立刻消除了有黃金和珠寶的可能性。不過呢,財富可是會以各種材質和形式到來的,而我是絕不會嘲弄擺 滿三位數面額紙鈔的可能性。

當我們道別時,馬康尼總裁一直堅持要替我叫輛計程車。不過我告訴他說我不需要,這盒子剛好可以放進購物袋,反正喬撒瑞利旅館也就在附近。
「要是我,」他說:「隨身帶著這個會很小心。令堂一向都很小心。」
「可是誰知道我在這裡?還拿著這個?」
他聳聳肩。「沙林貝尼家族──」
我瞪眼看他,不確定他是不是說真的。「你可別告訴我說這兩家的世仇現在還在!」
馬康尼總裁眼光看向別處,對這個話題感到不自在。「沙林貝尼家的人永遠會是沙林貝尼家的人。」

離開多洛梅宮以後,我邊走邊對自己重複這句話好幾遍,猜想它究竟是什麼意思。最後決定這不過是我在這種地方應該會料到的。從伊娃.瑪麗亞關於現代賽馬時各區激烈的競爭看來,中世紀流傳下來的古老世仇仍然熾烈,雖然武器已經改變。

留意到自己的多洛梅家族出身,讓我在這天第二次走過沙林貝尼宮時,稍稍昂首濶步了起來,只是要讓亞歷山卓知道──如果他剛好在那一刻從窗子往外望──有一個新的重要人物到來了。

就在這時候,在我側頭瞥視自己夠不夠醒目時,我注意到有一個男人走在我身後。不知怎地,他和四周景物就是格格不入:街上滿是吱喳個不停的觀光客、推推車的 母親,以及穿著西裝、大聲說著手機的生意人。相較之下,這人穿著一套髒兮兮的運動裝,戴著一副鏡面太陽眼鏡,這眼鏡完全掩不住他一直盯著我的袋子看的事 實。
或者這都是我的想像?馬康尼總裁臨別的話觸動我的神經了嗎?我在一間商店的櫥窗前停了一下,多麼希望那個人走過我身邊,繼續往前走。但他沒有。我一站定,他也停下,假裝在看牆上一張海報。

頭一次我感覺到了珍妮絲慣稱的小小恐懼之痛,在幾次深呼吸間我尋思所有的可能選擇。不過其實我只能做一件事。如果我繼續走下去,很可能最後他會挨到我身邊,從我手裡搶走袋子,或著,更糟的,跟蹤我看我住哪裡,晚一點再過來拜訪我。

於是我哼著歌走進店裡,一進到店裡,我立刻跑向店員,問他我可不可以從後門走出去。店員埋頭看著機車雜誌,幾乎沒抬眼看我,只指了指房間後頭一扇門。
十秒鐘後我衝出商店到後頭巷子,差一點撞倒一排停放的偉士牌機車。我不知道我在哪裡,不過這不要緊。重要的是我手上還拿著那個袋子。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