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50x200.jpg

計程車在喬撒瑞利旅館放下我時,為這趟車程付多少我都甘願。但是我多給了司機小費後,他卻抗議的搖搖頭,退回了大部分。

「多洛梅小姐!」我才走進門廳,羅西尼經理就有些慌張的朝我走來。「你去哪裡了?山提尼隊長剛剛還在這裡。還穿著制服噢!怎麼回事啊?」
「喔!」我擠出一個笑容。「也許他來請我出去喝咖啡?」

羅西尼經理氣呼呼的瞪著我,不以為然的挑高了眉毛。「我不認為隊長是為了吃喝玩樂的意圖到這裡,多洛梅小姐。我強烈建議你打電話給他。哪──」他遞給我一 張名片,好像那是聖餅。「這是他的電話號碼,那裡,寫在背面的,你看到了嗎?我建議……」我走過他身邊,繼續往大廳走,羅西尼經理提高了嗓門。「你現在就 打給他!」


我差不多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加上往櫃台跑了幾趟,這才打開母親的盒子。我自己的每一個工具,例如客房鑰匙、牙刷、電話話機,全都試過以後,我跑下樓去借鑷子,然後是指甲剪,然後是一根針,最後是一把螺絲起子,同時也很清楚羅西尼經理看我的表情已經愈來愈不親切了。

終於成功的原因並不是打開了生鏽的扣鈎,而是把整個開闔裝置扭開來,這花了我好一會兒的時間,因為我借來的螺絲起子太小。不過我相當確定,如果我再出現在羅西尼經理的櫃台前,他一定會氣炸了。
經過這些努力,我對盒內物品的希望和期盼也越來越瘋狂,而等我能夠打開盒蓋,我期望大到幾乎無法呼吸。由於盒子很輕,我已經深信盒子裡有一件易碎並且十分值錢的物品,但當我終於看到裡面時,我才明白我錯了。

盒子裡沒有易碎的東西。事實上,裡面除了紙以外幾乎沒有任何東西。而且是無趣的紙張,不是錢鈔或股票或契據或任何其他種類的證券,而是裝在信封裡的一些 信,和不同的打字文件,不是用訂書機訂起來,就是用一條快爛掉的橡皮筋捲束起來。盒子裡幾個比較確實的物品,是一本滿是塗鴉文字的筆記本、一本便宜的莎士 比亞《羅密歐與茱麗葉》平裝本,和一個掛在一條銀鍊子上的古舊十字架。

我查看十字架一會兒,猜想它會不會非常古老而相當值錢。不過我很懷疑。就算它是件古董,它也還是銀的,而就我所見,它毫無特別之處。
平裝本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也是同樣情形。我翻了幾遍,打定主意要看出它的價值,但是這書沒有一個地方會讓我認為它有一點點希望,甚至連一個頁緣的鉛筆筆記都沒有。

不過筆記本倒是有些有趣的素描,說好聽一點,可以解釋成和尋寶有關。或者它們只是在參觀美術館或雕塑公園時畫的速寫。其中一座雕塑特別吸引了我母親的目光 ──如果這確實是她的筆記本,而這些確實是她所畫的話;而我可以看出是為什麼。這雕塑是一男一女,男人跪著,把女人抱在懷裡,要不是女人眼睛是睜開的,我 會猜測她是睡著或甚至死了。筆記本裡至少有二十幅這個雕塑的不同素描,不過其中許多是細部,例如臉部五官,而說實在的,沒有一幅能讓我知道母親為什麼會對 它這麼著迷。

盒子裡還有十六封私人信件,放在最底下。五封是羅絲姨婆的,求我母親放棄她的「蠢念頭」回家;還有四封也是羅絲姨婆的信,寄得比較晚,我母親也始終沒有打開。其餘的信都是義大利文,是我不認識的人寫給母親的。

到這裡為止,盒子裡除了許多打字文稿以外再也沒有東西了。有些文稿已有縐摺而且褪色,其他的比較新,但也縐捲著;大多數是英文,有一份是義大利文。這些看起來都不是原始文稿,全都是譯文──除了義大利文那份以外,而且必定在最近一百年內打字出來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