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9861207285.jpg

熱愛我們的台北   韓良露

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應當有用走路探索世界的基因吧!我從童年起,也許是家裡管的不嚴,五歲的我就曾跟一對推著醬菜車的老夫婦走遍了新舊北投的大街小巷,十歲上小學四年級的我竟然就敢一個人從北投走到士林,上了國中之後,就曾在週末遠征至台北車站,高中之後開始以坐火車加上走路去探訪台灣的大小城鎮,大學之後一直到今日,所謂的旅行,最重要的事就是漫走,用腳程去測量我和城市的關係,用眼耳口鼻手腳去聯結我和城市的緣份。

 因為喜歡城市,我一直著迷於關於城市身世的城市學,一九八0年代初期第一次到東京的我,在紀伊國書屋看到一整個書架上百本標題為東京學的各種書籍,雖然不懂日文,我還是搬回了幾十本。介紹東京的老屋、街道、地鐵、公園、舊書店、喫茶屋等等專門書,從此我變成了城市學的藏書痴,我熱愛的城市如京都我有三百多本的可歸納在京都學下的書,我曾居住五年的倫敦我也收藏了數百本書,還有巴黎的、東京的、紐約的、舊金山的、佛羅倫斯的藏書,連去像義大利西恩那的古城,看不懂義大利文的我也會買英文版的西恩那中世紀史,對於我喜歡的城市,我視之為情人,我怎麼可能會不想更深刻地認識、了解我喜歡的人呢?

 我和城市之戀是很博愛的,有的城市如初戀,像舊金山,有的城市是興奮之情如紐約,有的城市一直是浪漫之愛如巴黎,有的城市我對之痴迷不已如京都,但我對台北是什麼樣的感情呢?

 我必須承認在三十六歲之前,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對台北的情感,在一九九0年代之前,我們那一代人的心都是飄向遠方,我們是想出走,視流浪為生命追求的一代,我身邊的大部分文人朋友,都在二、三十歲時飄泊在美國、法國、日本、英國……大家對世界的注目都在異鄉,從來不是自己出生、成長的地方。

 在我旅行了六十幾個國家之後,在舊金山、倫敦、巴黎居住過之後,我突然對台北有了強烈的鄉愁,有一年我回到台北,開始像童年及青少年時期的我在台北大街小巷漫走,有時我會在上午十一時左右出門,東走西走,東幌西盪,完全無目的、無計劃地走,有時一整天下來竟然走到了深夜十點,這樣的行走,常常讓我內心澎湃感動不已,為什麼呢?因為在台北各地行走,走的不只是台北的街道,也是我人生的街道、生命記憶的街道,有時我會站在某些街角,彷彿看到生命的記錄片在我眼前上演;我重新發現,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座城市比台北更重要,別的地方或許有我的夢想,卻永遠不可取代我在台北累積的回憶。

   在過去十多年,我開始默默地探索台北,也慢慢收藏近五百本關於台北的書,也不斷地用腳程去體驗台北的古蹟、老街、巷弄、老廟、舊屋、市場、公園、河岸……我逐步建立起和台北更深刻更堅定更溫暖的愛,我終於知道台北已成我想在此老去終生不願捨棄的伴侶。

   在過去五年我成立了南村落,和台北市文化局連續四年舉辦每年上百場的台北文化護照的活動,這些活動都是台北城市學的具體實踐,我從和市民分享了台北學的各種活動,讓我在台北的生活有了強烈的充實感和滿足感,我也更確信,只要我們更理解更關心我們居住的城市,我們就不會活得無聊,我們才容易生活得有意義。

   親近城市有很多方式,閱讀一本關於城市的書常常是很好的門扉,當我拿到《台北學:幸福城市的風格地景》這本由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我熟悉的三位老友所策劃的書,我很愉悅地悅讀完全書,覺得好像看到了許多朋友寫給台北的情書,我們對個人的愛也許會失之狹隘,不想和他人分享,但我們對城市的愛卻十分寬廣可以和眾人同喜,我喜歡這本書中許多作者所傳達出來對台北的各種感情與理解,也學到了一些我仍然有所陌生的事物,這本書又豐富了我對台北的關係,謝謝大家和我一起熱愛我們的台北。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