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                        小說家倪采青

  瀧羽麻子我並不是第一次接觸了,早先她的《左京區,七夕小路向東行》描繪出京都美景中的大學生純愛故事,就讓我和編輯一致決定選她的書在雜誌專欄中推薦,那真是一本清新可愛風格的作品。這次出版的《兔子麵包》挾著日本達文西文學獎首獎」盛名而來,自然更令我期待。

  而《兔子麵包》並沒有讓我失望,開場便耳目一新,我看到一位非傳統的主角生長在非傳統的家庭。高一女生優子以第一人稱「我」來訴說自己與眾不同的身世與想法──你能想像這樣一位高中女孩直呼死去母親的名諱?對父親充滿恨意?跟繼母的感情比生母好?其中,瀧羽麻子耗費筆墨細寫家教「美和」一度讓我不甚理解深意;奶奶對死去媳婦戀戀不捨的程度,也令我百般猜不透,直到末了,噢,果然設置精巧,環環相扣,一切都有解答,榫頭全都接上了。

  故事由優子的家庭、學校與感情生活如藤蔓向四面八方匍匐爬出,爬到了某種令人意想不到的情節角落。原先以為是校園純愛小說,卻猝不及防的以扭曲人體工學的姿態往匪夷所思的奇情地方彎去,讓我聯想到經典恐怖電影《大法師》裡的小女孩下腰蜘蛛爬行的畫面──純愛故事混入大法師畫面,很離奇吧?書中至少有兩處讓我叫出聲絕倒的大轉折,把家人嚇了一跳,害得他們頻頻問:「什麼事?發生什麼事了?」

  我當然不會在推薦序中告訴你們發生什麼事,請翻開下一頁自行品味,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先跟諸位談談書中的第二篇作品〈蜂蜜〉。

  〈蜂蜜〉與前一篇〈兔子麵包〉在人物、地點、情節甚至物品上枝脈相連,我很高興能回味〈兔子麵包〉的種種,而〈蜂蜜〉甚至讓我更加喜愛。雖然只有將近兩萬字,它在我心上刻下的印象並不亞於許多二十萬字的作品。開頭我們看見研究室秘書桐子失戀了,除在一種旁人口中取笑的「服喪」狀態中,因緣際會一位副教授來跟她共進午餐……在閱讀的過程中,我不斷猜測瀧羽麻子要帶給我們什麼樣的驚奇,是像〈兔子麵包〉的奇情?《左京區,七夕小路向東行》的清新寫實?還是別的?最後,瀧羽麻子證明了她是個書寫風格可以很廣的作家,我居然在她身上嗅到了一點張曼娟的味道。〈蜂蜜〉在寫實之中帶有一點似有若無的奇幻色彩,從頭到尾我們跟桐子一樣看不清副教授的年歲,只知道他「年齡不詳。照理說應該是三十來歲或四十來歲,但說是五十來歲,我也不會訝異。相對地若說他還是學生,其實也不見得說不過去」,或許就是這份神秘,使得〈蜂蜜〉耐人尋味,結尾餘韻無窮。

  現在,準備好了嗎?請翻開下一頁吧。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