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感覺三分鐘
 http://blog.roodo.com/ladyjules/archives/3469523.html 

 一直不是那麼喜歡話題書,一方面是習慣第一個念頭扭頭就走開,仔細想想,也許是希望不要被框著,維持自己任性的誤讀,但有背包客旅行經典書的《深夜特急》,從知道要換新版再上市的消息傳來,三個月來持續注意,第一時間拿到書的中午,端著便宜的咖啡窩抱著書,有一種爽快的感覺,這也是澤木耕太郎這本書看完後持續有的感覺。 遊記當然關於旅行,只是這旅行距今有二十年。不跟你來那些有備而來的那套,這旅行沒有路線,唯一確定的是起點終點,東京到倫敦。我很欣賞也能理解旅人向南的路線選擇,一個原因當然是那時的中國不在任何的旅行路線上,東南亞之於環亞地區的旅人來說,有種偏離但卻不至於無法想像,同區域的安心感。 

 關於這本遊記能說的很多,卻只想單說一點,在超過年以上的旅遊時間,跨越歐亞大陸算是個人的這場大浪遊,或是青春最後的什麼之類的說法,原版六冊、中文原版上下裝、新版三大冊的《深夜特急》,有一半的篇幅說的已經非關離開了,離開其實只發生在一開始的那刻(更多的時候每個人,不都是在工作生活上,期待離開謀畫離開?),不緊張不害怕,連陌生地都引不起危險感覺的時候,旅行的重要也是核心的部分,澤木耕太郎用了半本書在說「如何回去」這件事。

  旅行高潮發生在一間淡季的高級旅館裡,窮孩子浪遊吃住這種天天支出的部分當然是能省就省,旅人意外走到歐陸的邊緣了,再過去就是海,沒有再下去的路。臨著天蒼海狂的邊際,蒼涼絕對有,但有種神祕力量,旅人說,彷彿前世殘影,這地方曾經來過,絕對的。好直接的說法,不怕被說老套,好食物好睡眠,旅人是想家了。 

 過了二十年,翻看折口年輕的照片,旅人近年的樣子身型幾乎沒變,除了年紀增加,身體與臉上的抖擻,透出真的經歷過世界的專注。二十年前的出發,沒有路線沒有特定目的,沒有一定要看的也沒有錯過會終身可惜的,出發,為的是尋找自己,離開,是為了回來,這也是老掉牙的說法,而回來呢?是爲了好好過日子,這也是旅行的意義,再尋常不過了。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