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現場,是2006年的得獎好書,我們在網路上發現,有個朋友的感想:是誰把仇恨的種子種下的? 
兩邊
文/groundparis[有照無駕駛之都市漫遊

曾為千年手足,卻在六日反目,
曾遭受冷血屠殺,如今卻成為殺人的劊子手,
突破壓迫而建國,悲憤的力量卻讓他人活在恐懼之中,
團體的、民族的凝聚力量,展現了什麼?
榮耀了神?還是伸張了民族正義?




「人」的意義被拋在炸彈底下,被踩在聖地之下,在活剝
尊嚴之後,貼上統治者與被壓迫者的標籤,

這不是尋常的「戰爭、統治、殖民、反抗」的故事,
也無法以「恐懼之邦、人性之敵」簡易詳述的。

千百年來的歷史重演著人性的悲劇,多少人曾因哲學而死,因宗教而被殺,即便是理性的力量,也令人瘋狂。

這種自虐、虐他式的權力遊戲,怎麼還不令人厭煩?
人們被描述成一具具堆疊的屍體與傷亡數據,
這種深層的仇恨根植在基因與銘刻於血液裡,
為了求存,心靈學習著兇狠、無情,身體學會武裝與戰鬥,

但是,是誰把仇恨的種子種下的?
意識型態的催咒,使得歷史與記憶可能佈下騙局
與形成巨大的國族共同體,

冤冤相報成為了一種正常化的生活步調,
每多見到一次日月,便是上天的恩賜,
這些苦難,是為了得到看不見的救贖嗎?

衝突的肇因卻也成了精神支柱,
放掉這些敵對,就等於棄守了信仰的堅持,
所有的事情,似乎就跟生、死兩種結果一樣,
通通被二分了。
在仇恨面前,沒有誰是無辜的。
但在死亡的背後,又有誰是活該的。
人間的審判,沒有慈悲。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