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邊緣的旅館》-寫出許多人似曾相識的故事

作者:jjzero
部落格:四周都是風景


好的故事,是讓不同的人去看,都能有不同的心得收穫,《悲喜邊緣的旅館》(Hotel on the Corner of Bitter and Sweet)就是這樣的故事。望子成龍的父親來看,我猜會不會氣到眼睛血管爆了?一心一意照顧家庭的母親來看,我猜會心疼到掉眼淚?叛逆追求自由的青少年來看,我猜會不小心髒話罵出口,笑主角沒膽?曾經被排擠欺負的人來看,我猜會心有戚戚焉,也許忍不住紅了眼眶?尋求愛情的浪漫人們來看,我猜會感動莫名,為跨越時間空間的愛情羨慕不已?

上面這一切全是我的想像,在看完《悲喜邊緣的旅館》後,就是會讓人忍不住在不同的角色身上猜測他們的內心感覺和想法,這是因為作者傑米.福特(Jamie Ford)在書中用細膩流暢的文句抓住人們的情感,寫出許多人似曾相識的故事,當然,也寫出更多人不知道的感人故事。
 
《悲喜邊緣的旅館》的故事從1986年開始,西雅圖一家廢棄的旅館裡被人找出許多40多年前的行李和物品,讓亨利回想起自己在1942年12歲時所認識的日本女孩惠子。當時,亨利是中國人移民第二代,在父親期許下進入白人高級中學就讀,備受排擠的亨利在廚房打工認識了日本人移民第二代惠子,兩人因為同樣黃種人、同樣無法融入白人同學之中,互相依存、瞭解、熟悉的感覺在亨利和惠子之間滋長,讓亨利不顧父親殷切告誡,中國人對日本人有民族仇恨,彼此是不能夠成為朋友的。
 
就在此時,珍珠港事件爆發,美國白人揚起一股排日風潮,西雅圖的日本人被監視、盤問、收押,最後甚至集體送往集中營。亨利為了見到被送到集中營的惠子,瞞著父母到集中營廚房打工,最後甚至和父母鬧翻,一年多都無法與父母講話。
 
在這樣的大時代背景下,作者選擇一名華裔小男孩和日裔小女孩這樣的小人物做為故事的重心,將兩人青春浪漫的情懷和戰火紛飛的時代相對映,形成悲喜交加的故事氛圍。
 
在故事裡,你心疼誰、同情誰,反映出每個人不同的想法。《悲喜邊緣的旅館》雖然談的是歷史上的戰爭和民族家國之間的仇恨,但其中許多小人物和小故事,卻十分接近我們的生活,讓我們都能輕易的將自己情感投入其中,並與書裡人物的感覺相互交流,激發出許多令人反覆思量的主題。
 
在《悲喜邊緣的旅館》裡,顯而易見的主題是民族的認同感。亨利的父親要他每天別上「我是中國人」的徽章,卻又被要求不得說廣東話,只能說英文。這種衝突感可以說是整本書的核心,美國白人、中國人和日本人之間,原本都在美國這個大融爐裡成為好友、鄰居,但世界第二次大戰爆發,中日不相往來,白人排日,所有民族的認同問題(也是忠誠問題)都被刻意的強調、放大,渲染成民族仇恨,完全忘了這些被迫害的人們也曾是好友、鄰居。
 
在戰火紛飛的日子裡,大多數的人們會仇恨、會恐懼、會將弱者當成靶子,可能是因為他們無知,就像《為愛朗讀》裡的漢娜,也可能是受制於社會集體的情感,就像好多走上街頭抗爭的人(可能很少搞清楚他們想抗議的內容是什麼),更多可能是受到上級威權意識所導引,就像德國人在希特勒意識下進行種族滅絕行動一樣。
 
因此,譴責美國排日的行動前,或許能多一點理解會更好。然而,事實上絕對不容易,就像在《悲喜邊緣的旅館》裡,亨利無法理解父親不幫助惠子的想法,他最先脫口而出的還是譴責,而且直到父親臨終,兩人之間都帶著譴責對方的想法度日。
 
其實,除了民族認同的主題,在《悲喜邊緣的旅館》裡也探討了家庭、愛情,還有現實和夢想,可說是一部充滿豐富內涵又文筆細膩流暢的小說,任何人來看,都能從中發現屬於自己的心情和故事。

::延伸閱讀::

作者寫出本書的背後故事,可以看灰鷹巢城:那年的情書,那年的妳:《悲喜邊緣的旅館》

聯合公園的Mike Shinoda單飛首張專輯《The Rising Tied》裡〈Kenji〉這首本身是日美混血的Mike在歌曲中透過回憶錄體裁,紀錄著第二次大戰期間,美國拘留所裡日本公民被囚禁的故事。有興趣的人聽聽看!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