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報悅讀館於8/7(六)刊登《鯨魚之歌》夏曼‧藍波安的推薦文,這篇推薦充滿了對海洋的尊重與深情,與各位讀者朋友分享。

9789861201870.jpg

 《鯨魚之歌》

夏曼‧藍波安(海洋文學家) 

「雷虎在巴丹島躲藏了幾年之後,山裡的船、槳也做好了,這是蘭嶼的達悟人與菲律賓的依伐丹人因交易不成而雙方械鬥之後的事。在一個西南微風吹起的某個夜晚,雷虎躲過敵方的眼線獨自一人向北划著船,minamorong(北極星)是他回航蘭嶼的星座,划過幾海浬之後,海平線泛起微微的明光,一個美麗的早晨,一大一小的amumubu(達悟語指鯨魚)尾隨在他的船後。晨光升起,離海平線一個釣魚竿的距離時,雷虎念道:

makarayi kamo, ta kapulingan kamo nozsi no avat ko,ipiya vozaw nyo do omalomirem a wawa, ka talilis tamo a makarala do irala.

「請妳們遠離我,因我划船槳葉濺起的碎浪,將刺傷妳們的雙眼,讓妳們在漆黑的深海迷航,願妳們與我平行,航海到我的島嶼。」

我小時候,一九六零年代,我們的島嶼,六個部落沒有電與燈,因而黑夜顯得特別的長,無數的黑夜父親反覆口述這則故事給我,又說,鯨魚、海豚是有靈魂,有智慧的魚類,不可以殺祂們,也不能吃祂們的肉。我不知道,我兒時為何非常喜歡聽人與海,海與魚類,人與魚類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我父親為什麼喜歡跟我說這些故事。

一九九零年,從台灣回蘭嶼定居,我開始學習徒手潛水射魚,就在我潛水的巔峰時期,我經常獨自一人潛水,深度大約都在二、三十公尺深的海裡射魚,有三年的時間,我幾乎每三天就會遇見鯊魚,無數次巧遇瓶鼻海豚,以及秋冬時的魟魚,這些魚類我所遇見的,我未曾跟父親,或是大伯,叔父說過,那是因為我害怕他們阻止我潛水。有一天的午後,我如往常的去親鼻岩潛水,我忽然覺得害怕,這種預感浮現在腦海時,往往將有“怪物”出現,我潛入海裡,望穿灰色的水世界,此景往往是我最沉醉於冥想浪人鯵出現的時刻,然而,水世界裡的“怪物”很多元,遠遠的我似乎聽見一種清脆的笛音,很多回,很多回在沒有聽障的水裡,那股清潔耳根的聲音,我以為是海豚,沒多久,在我眼前更深邃的海裡,離我約是五十公尺左右,目視到一尾大鯨魚和小鯨魚,我浮出海面看著祂們,母子倆悠悠自在,浪漫又親切,小鯨生澀的初啼聲反覆貫穿我的耳膜,宛如嬰兒的第一道笑聲,沒有雜音,但祂們很快的隱沒在更深、更灰的水世界。親眼目睹這一幕,我不由自主的游回礁岸,回憶著,父親,小叔公,島民,在我們的傳統信仰裡為何如此的肯定“鯨魚”是有靈魂的魚(哺乳)類﹖

《鯨魚之歌》之作者道格拉斯‧卡爾頓‧亞伯拉罕(Douglas Cralton Abrams),透過他書中的女主角伊莉莎白,海洋生物學家為了研究大翅鯨神秘的歌聲,聲音而奔波,故事劇情緊奏,伊莉莎白為了挽救大翅鯨,她面對的是,許多男人掌控的社會,象徵父權,隱射在這個星球獵殺鯨魚的主宰者,是一群無形殺手,獵殺鯨魚家族的集團,其中之一的男人,也是左右她博論通過與否的主事者,最終伊莉莎白成功的挽救了鯨魚的生命,隱喻鯨魚是地球人類的集體資產;大翅鯨名為阿波羅,小鯨名為銀兒,伊莉莎白是大翅鯨,銀兒是Hope(伊莉莎白的女兒),這是作者完美的故事劇情,敬告人類應該珍惜鯨魚的生命,努力杜絕商業捕鯨的活動。

其實,筆者看完《鯨魚之歌》之後,我墜入我祖父輩們的思維《靈性化鯨魚》、達悟族《神格化飛魚》,分類可吃的魚(美麗的魚)與不可吃的魚(醜陋的魚);海洋生物學家探索“鯨語”奧妙的同時,也在探索人類“貪婪”的無止盡,同時,一個女性的母愛,傳達著不畏懼,不屈服的精神,是這本書值得思索的正義角色。


夏曼.藍波安 完稿 於蘭嶼家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