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jpg  

工商時報悅讀館上周六8/21刊登主婦聯盟 陳曼麗 董事長的推薦文,她用在婦女運動努力已久的經歷,推薦本書正面和積極的行動。女性平等之路的開拓,是要讓更多人知道她們的故事,與大家分享。 

 

兩個世界?三個世界?平等與歧視!

陳曼麗

有時候,我會知道我的身邊有兩個世界:一個是衣食無憂,一路平順;另一個是勞碌奔波,翻轉困難。兩個世界的人,有時會互相流動,有些交集,但是有些卻會互相看不到,就像兩條平行線。

女人的幸與不幸

在婦女議題上,尤其明顯。有些女人會認為,男女沒有不平等!女性沒有遭受歧視,身邊的人都疼她;那些處境不順的人,是因為命不好,自甘墮落,不夠優秀。

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女性意識,有人在不平等的環境待久了,就會習慣了。

這可能就是一種「性別盲」吧!

還好的是,在世界上有很多人已經打開「性別的眼睛」,看到男女的不公平對待,甚至是歧視!出生時是女嬰,就不被好好疼惜,甚至被墮掉了。女性不需要被栽培受教育。女性被毆打,是女性該打。女性可以被賣作養女。女性要承擔所有家務。女性沒有自由,受父兄管教。女性沒有婚姻自主。女性要傳宗接代。女人不能不守婦道,而婦道是由男人制定的。

現代的台灣人,可能覺得不可思議。其實,那個世界離我們不遠,在我們身邊的媽媽和阿嬤,可能就是受到委屈的人。她們常說:「我就是欠栽培!」她們覺得,現代女性的處境,已經好很多了。但是現代的女性有現代的難處,物價不斷攀高,賺的錢卻無法養活自己。女性工資較低。小孩沒人帶,又請不起保母,只好離職。工作壓力大,蠟燭兩頭燒。

透過婦女團體不斷要求呼籲,台灣才走到現在這樣的發展,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需要持續關注。因為看到了女性的弱勢情形,就希望受壓迫的女性能站出來,為自己努力,也希望有能力的女性,能伸出手,拉別人一把!

第三個世界在煎熬

在國際上還有很多國家,女人更受到歧視,被販運去賣淫,無法逃跑,甚至受毒品控制。如果家族間產生糾紛,就強暴對手的女兒,以羞辱對手。戰爭時,讓女人出外取水,遭到敵軍強暴,已是正常現象。這是非常殘酷的事實!

透過《她們,和她們的希望故事》這本書,我們看到另一個世界的女人受到怎樣的對待。故事一個接一個,場景一國換一國,比較起來,那是女性嚴重遭受歧視的血淚。絕大部分的女性,翻身是困難的。但是在貧瘠的土地上,我們又看到幾個發芽開花的例子,努力掙脫社會的桎梏,長出自己的樣子。她們還繼續奮鬥不懈,發出光芒!國際間互相連結,將一個個努力連結在一起,互相激勵,讓人看到希望。

女人不應天生受到歧視,有問題的是那沒有平等意識的社會,以及在體制羽翼下獲得既得利益的人,他們不願放手,希望繼續奴役女人,壓榨女人。

要使女人站起來,就要讓女人有機會受教育,這是非常重要的!蓋學校,鼓勵家長讓女兒上學,賦予女人更大的視野,讓她們在沙漠中看出一條路,可以往前走。給她一條魚,不如教她釣魚。女人有了能力,她不會只顧自己,她會幫助她能幫助的人。

婦女議題轉到性別議題

 婦女議題全球化──在一九七五年,聯合國召開第一次世界婦女大會,讓女性可以公開討論自己的議題,提出婦女十年,以保障女性,消除歧視。一九七九年,制定「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CEDAW)。一九九五年,在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提出「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以要求各國在制訂政策及方案時,要先統計、分析,才能正確制定及編列預算,並且要做性別影響評估。對制定和執行政策的人都要有性別意識培力,在各級教育學習的機制裡,也要放入性別平等教育。

女性占世界人口的一半,要撐起半邊天,就不要讓女人弱化。將性別議題取代婦女議題。婦女問題是社會結構問題,改變社會結構,才能使任一性別,都能平等享有更多的自主選擇和自由,才能達到人類發展的真正目的。

在本書裡,提供很多正向的思考和行動,只要願意,不論男女,每個人都可以開始著手做些事。幫助女人,不見得代表忽略男性。性別真正的平等,會是彼此關係舒服。委屈不能求全,委屈也不能持久,那會造成憂鬱,甚至崩潰。放下歧視,接納平等,張開性別的眼睛,看看這個世界,哪裡還需要幫助,給一段鼓勵的話語,贊助推動性別平等的團體,讓大家多一分力量,能做多一分工作,也會幫世界減少歧視。

 

*本文作者為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委員、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