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50x200.jpg

第一幕.第一場


恩伯托在花園找到我,我蹲在藤架下面,那藤架是有一次羅絲姨婆因為肺炎而臥病在床時他為我們搭的。他在我旁邊的濕長椅上坐下,沒有評論我幼稚的失蹤行為,只遞給我一條燙得仔細的手帕,看著我擤鼻涕。


「不是錢的事,」我語帶防備的說:「你看到她那個奸笑了嗎?你聽到她說的話了嗎?她根本不關心羅絲姨婆。她從來也沒關心過。不公平!」
「誰告訴你人生是公平的?」恩伯托抬起眉毛看著我。「可不是我。」
「我知道!我只是不明白──但這是我自己的錯。我一直以為她對我們公平是說真的。我還借錢──」我克制臉上表情,避開他的凝視目光。「不要說!」
「你說完了嗎?」
我搖頭。「你不知道我有多完蛋了。」
「那好。」他打開外套,抽出一個有些折彎了的乾牛皮紙袋。「因為她要給你這個。這是一個大祕密。賈拉格不知道。珍妮絲不知道。只給你的。」


我立刻起了疑心。背著珍妮絲給我什麼東西,非常不像羅絲姨婆的行事作風,不過話說回來,把我剔除在她遺囑之外,也很不像她。顯然我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了 解我母親的阿姨,也沒有完全了解自己,直到現在。想想看,我竟然會坐在這裡──特別是今天──為了錢而哭哭啼啼。雖然羅絲姨婆收養我們時已經近六十歲了, 但是她對我們一直就像母親,我應該為了想得到她任何東西而感到慚愧。


等我終於打開信封,才發現裡面放了三樣東西:一封信、一本護照和一把鑰匙。
「這是我的護照!」我驚嘆道:「她怎麼──?」我再看了一眼相片頁。是我的相片,還有我的出生年月日,但名字卻不是我。「茱麗葉塔?茱麗葉塔.多洛梅?」
「這是你的本名。你姨婆把你從義大利帶來的時候改了名字。她也改了珍妮絲的名字。」


我很震驚。「可是,為什麼?……你知道有多久了?」
他眼光往下看。「你看信嘛!」
我攤開兩張信紙。「這是你寫的?」
「她說我寫。」恩伯托哀傷的笑著:「她要確定你看到信。」


信的內容如下:


我最親愛的茱麗:
我交待恩伯托在我葬禮後把這封信交給你,所以我想這就表示我已經死了。總之,我知道你們仍然因為我從沒有帶你們回義大利而生氣,不過請相信我,那是為了你 們好。如果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能原諒自己?不過你們現在年齡也比較大了。而那裡,西恩那,有你母親留給你的東西,只給你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不過那 就是黛安留給你的,願主保佑她的靈魂。她發現了某樣東西,而可能那東西還在那裡。從她口氣聽來,那價值要比我的任何東西都高。就是這個原因,使我決定這麼 做,把房子給了珍妮絲。我本希望我們可以避開這一切,忘掉義大利,但是現在我開始認為,如果我不告訴你,恐怕會是我錯了。
以下是你必須做的事:拿這把鑰匙到多洛梅宮的銀行。在西恩那。我猜這是保管箱的鑰匙。你母親過世的時候,這鑰匙就在她皮包裡。她在那裡有個理財顧問,名叫 法蘭西斯科.馬康尼。你去找到他,告訴他說你是黛安.多洛梅的女兒。噢,這是另一件事。我給你改了名字。你的本名是茱麗葉塔.多洛梅,但是這裡是美國,我 認為茱麗.賈柯比較合理,但也沒有人能念出這個名字。這世界變成什麼樣子啦?不,我這一生過得圓滿了。多虧你們。噢,還有一件事:恩伯托會幫你辦一份有你 本名的護照。我不知道這種事要怎麼辦,不過不要緊,我們就交給他吧。
我不要說再見。天主願意的話,我們還會在天堂相見的。不過我希望能確定你得到理該得到的東西。只是在那裡要小心。看看你母親發生了什麼事!義大利可以是非 常奇怪的地方。你的曾外祖母在那裡出生,當然,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給她全世界的錢,也沒辦法把她拖回去。總之,不要把我告訴你的事告訴任何人。還有,要 常笑。你有那麼美麗的笑容呀,當你願意笑的時候。


送上深深的愛。天主保佑。


姨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