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雯婷 (馬可孛羅編輯)

  猶記得小時候陪母親去傳統市場買菜,最怕的就是去魚攤,地上永遠溼答答,周遭瀰漫一股濃重的魚腥味,海鮮摸起來冰涼濕滑,一種甩脫不掉的噁心感充斥鼻間腦內。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人想要去魚市場打工呢?

  現在到國外打工度假正夯,但是相信鮮少人想過要去魚市場打工,可能不習慣那種拉開嗓門吆喝的地方,不喜歡魚腥味,或者因為每天都只能穿橡膠雨鞋、塑膠長圍裙的地方打工一點都不時髦,所以沒人考慮過。不過以作者年屆知天命的歲數,把拿筆的姿勢改成拿菜刀的姿態,奮勇殺魚,有著不輸年輕人的魄力和毅力,去魚市場打工,似乎變成一件很酷的事情。

  在魚市場打工是不分季節的,天熱還好,天冷照樣泡冰水,兩隻手臂都活像不是自己的。作者因為看到魚市場熙攘喧囂的光景,讓原本只是去幫忙魚市中盤商寫傳單的她,卻決定要成為其中的一分子。第一個目標就是學殺魚,這也讓她吃足苦頭,花了一年的時間才上手。魚不論大小,大則重達兩公斤,小則類似柳葉魚,手起刀落,骨肉分離,以不損魚體為最佳。只要顧客有需要,都要使命必達。

  我們都知道討海人是看天吃飯,但是卻沒人知道魚販也是得看天吃飯。魚市場的四季不是看植物枯榮,也不是看衣物穿脫,而是看魚種。就連地球暖化、氣候異常,造成魚種混亂也都能看出細微。本來該夏天出現的魚,竟然春天就提早來報到,結果不能賣什麼好價錢。

日本人愛吃魚眾所周知,什麼季節吃什麼魚也非常講究,如果是當季的魚人人搶購,價格飆升,但是只要到下個季節,賣不完的過季魚價格瞬間大起大落,有人收購就便宜賣。颱風這類天災也是人人畏懼,只要來個一次狂風暴雨,漁獲量驟減,不只漁夫哀哀叫,就連魚販也是莫可奈何。

  原本只知道簡單幾種常吃的魚類,沒想到一次市場打工經驗,也讓作者成了魚達人,就連吆喝叫賣都沒問題!努力勤奮的樣子得到魚市場人們的認同,就連雇用她寫傳單的「濱長」老闆也對她刮目相看(雖然還是照樣用那種大老粗的口吻講話)。

原本大家都覺得這位老小姐應該撐不了就會自動放棄,沒想到不知不覺在魚市一待就待了四年。全都是魚市場人們的熱情感染了她,人跟人之間失去已久的人情味,她在這裡找到,所以留下。

  對現在人而言,打工除了賺錢,就是獲取工作經驗,不過我想其實自己可以從中得到更多東西,例如濃厚的情誼,那是千金萬兩也換不到的。

  之後築地即將搬遷至豐洲,作者為了留住那一刻,選擇寫下打工的幸福時光,給自己留個回憶,也為築地留個紀念,見證那個風光綺麗的魚市浮世繪。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