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squire
詹宏志,不走傳統發揮影響力 
Text by Adam Tsai

    閱讀詹宏志新書《綠光往事》的文字稿,字裡行間的故事不時像陣煙在眼前飄起,那不是現實世界裡的詹宏志,而是在遙遠12歲前他腦袋裡的國度,書裡面的詹宏志並非馳騁商場的董事長,而是最愛跟爸爸去吃碗陽春麵的小男孩,我望著站在偌大書櫃前的他,宛如一個獨行於書海中的巨人,此時詹宏志神情略微激動地說,「我已經不做出版了,現在我是個輕鬆的讀者或作者,我從來對事業就沒有很大野心,過去很多事都是被刺激、然後硬著頭皮去做,就像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創業…」詹宏志說話的速度很快,我必須聚精會神才能聽見每句話的關連性,否則就只能用他那高低起伏的語氣去判斷,他繼續說著自己的處境:「當老闆很痛苦,是不能辭職的,不像員工總能瀟灑來去,如今所有壓力無從逃避,你是要下決定的人,現在我不再被工作盤據,我活在兩個時空,一個是活著的時空,另一是過去生活的片段,」當然,他還活在另一個因大量閱讀所構成的自己。

記錄童年,破壞性格使然
    詹宏志換了一個較舒服的坐勢後說,他真正有辦法開始創作的時間是在他關了「明日報」之後,這個開始讓他捲入了前所未見的漩渦裡,他花了大量時間在收拾殘局,等他把心態調整到靜止後,才有辦法靜下心來寫作。而這6年多來,他不斷地投入寫作,去年所推出的《人生一瞬》花了他將近5年的時間,完成後緊接著寫《綠光往事》,至於這本書的標題與大綱是早就有的素材,約在20多年前就寫下來了,「那是在父親過世那年,當時有很強烈的動機要寫些東西,於在我就在一本小筆記上,訂了題目,並以『聲音、氣味、顏色所記錄的童年』利用素描方式,紀錄下片段的內容,而這就是新書的緣起。」

    我們好奇為何要書寫那個年代?詹宏志說最大原因是,那個年代距離今日已有40年以上了,60年代時的他,還是個沒有行為能力的男孩,他只是個小學生,對社會沒影響力,由於只能記住畫面片段,所以幾乎是用「風景畫」的寫法,並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賦予它意義。「那時候雖不是個富裕的社會,但沒有不開心,換成現在就會產生很痛苦的壓力,當時報紙只有一張半,幾乎能把所有的字看一遍,我還對那時看的書印象深刻,像《三國演義》、《水滸傳》幾乎可以背誦出來,」可是他還不能寫70年代的自己,因為那時他已經上了高中、大學,「我」這個概念很強烈,他已是個會跟社會衝撞、叛逆的青少年,所爆發出來的能力,有時會過頭,愛恨太清楚,或許將來才有機會動筆。

    書寫這段童年經歷對他最大的意義為何?詹宏志思考了半晌說,他認為所有的寫作都是「招魂」,招原始當時自己的魂,當他年輕時的工作心態,是對改變世界寄予了厚望,唯有一路往前衝、往前看才是正道;可是一旦時間來到了某處,似乎未來已經就確定了,角色也越來越確定,而未來的可能性只是不斷縮小、變小、知識變少,生活只會在一個固定軌道上。「你都知道終點在哪裡?現在必須重新理解過去,並賦予它意義,而你的遭遇,就是個性與這世界衝撞的結果,這是檢視自己的來歷,希望賦予自己有限生命的意義。」

    詹宏志手握咖啡杯語帶感性的說,自己在家中排行老五,兄姐都是觀念較保守,而他是家裡破壞性比較大的人,父母知道他有想法、會寫字,很擔心他會冒出頭遭遇危險,但他就是無法照著父母想像中的軌道運行。「他們要我千萬不要做生意、碰經濟風險、人多地方不要去,但我真的比較野一點,完全沒受到約束,我算是孩子當中讓父母感到最不安、不知如何是好,闖最多禍的人。」詹宏志講到這裡並沒有露出無奈,反而帶著自豪的笑容說弟弟想念音樂,他跟母親說學費都由他來支付,至少弟弟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令他感到欣慰。......(未完待續)


以上文字,節錄引用自 君子Esquire雜誌8月號(August / 2008 / Issue 36)
精彩全文請見當期雜誌【Mr. Esquire】P.80



《綠光往事》新書分享下午茶會
台北唯一一場!  歡迎您的參加!
時        間:8/15 (五) 14:00~16:00
地        點:星巴克咖啡重慶門市3F (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04號3F)
洽詢電話:
馬可孛羅出版社 (02)2356-0933 #224
星巴克重慶門市 (02)2371-3336

本活動為免費參加(當天人數若超過場地可容納量,將限制入場)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