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我不再是坐在辦公室隔間裡、看著釘在牆上的一楨楨巴黎風情照、夢想自己在全世界最有名的烹飪學校學做菜的企業難民。

 

 

 

 

 

 

 

 

 

 

 

 

 

 

 

 

回想起這往事時,我穿著不合身的白廚衣,站在巴黎一間狹窄的實習廚房內。當天示範課上記的筆記,套上了塑膠夾,和其他物品一起擠在九呎長的大理石工作檯上我所分得的二十二吋空間內。藍柄的廚刀沿著刀痕累累的塑膠砧板的邊緣排放整齊。背後的電動火爐襲來一陣陣熱氣。巴黎一家頗負盛名的餐聽主廚正在這廚房內四處穿梭,用法語火爆地斥喝著。

這次來真的。

就像一月份以來每週三、四回的實習課,基礎料理班的學員這一早穿著制服準時到齊。我們先觀摩大廚歷時三個鐘頭的示範,緊張地記筆記,因為稍後我們就要在實習廚房內把廚師示範的菜餚做出來。這天下午,我先把厚厚的鴨胸肉下鍋煎香,這是烹調橙汁鴨的經典手續。這鴨胸肉來自為了使肝增肥以便製作肥鴨肝而被強迫灌食玉米的鴨,這灌食過程把鴨身上的每一吋肉養得肥肥嫩嫩。接著是熬煮醬汁,我得多花點心思,它稍微有點複雜,仔牛高湯拌入柳橙汁後要用文火濃縮,再加醋提出甜味。配菜的馬鈴薯和胡羅蔔必須「削圓」--把原本不起眼的塊莖,削成有整整七面的魚雷形。

 

 

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我不再是坐在辦公室隔間裡、看著釘在牆上的一楨楨巴黎風情照、夢想自己在全世界最有名的烹飪學校學做菜的企業難民。三個月前,我最後一次步出辦公室,手裡捧著一口彷彿裝滿了我的一生的沉重紙箱,站在往下降的電梯裡,喉頭不禁哽塞了起來。揮別一份工作的百感交集實在很難形容,至於你被要求捲舖蓋走路的滋味,就更說不清了。

    我離開上班族的生活,換來的不是在廚房裡接受「烤」驗,就是在課堂上接受知識的洗禮。我煎、煮、炒、炸。在廚房裡的每一堂課有如一次次的抗壓耐力訓練。我們必須在兩個半鐘頭內完成每一道菜,把生鮮食材盡數化為色香味具全的菜餚,盛在溫熱的盤子上,呈給廚師品嘗。食物必須是熱騰騰的,而且要展現技巧,最重要的,味道必須迎合法國廚師一絲不茍的挑剔味蕾。

  [巴黎藍帶廚藝學校日記]11月11日,馬可孛羅即將出版。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