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 顏玲 的閱讀迴響,點選過去

一毛錢能點燃多少能量;一分愛能傳遞幾重高山。阿富汗一詞在古波斯語中是「山上人」的意思,這個篤信回教的多民族國家,先後經歷了波 斯帝國、孔雀王朝、貴霜王朝、成吉思汗、亞歷山大、大英帝國之統治,過去該地區一直處於政權分裂,戰亂更迭之下,使得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她仍舊就是全世 界最赤貧的國家之一。

 

1980年後期蘇聯軍隊被美國與當地回教組織合力擊退之後,當地的聖戰者隨即陷入內戰之中,美蘇兩大勢力卻冷眼旁觀,在《哭泣的阿富汗》故事中 席琳戈兒說的就是這動盪頻仍、屍橫遍野的地區。伊斯蘭文化是最嚴謹的教派之一,由於太過強調「聖戰」,因此往往成為擴張者美名的重要藉口。又因為起源於沙 漠文化,基於保護婦女而對其服裝、室外活動與生活作息等進行嚴格限制的同時,也拘泥和束縛了更多婦女的地位及權利。

 

normal_4bd7a2396cde6.jpg

1993年登山客又是護士的摩頓森攀登世界第二高峰「殺人峰」K2失敗,在生死存亡之際被科爾飛村民搭救,摩頓森發現,當地沒有老師沒有學校,小孩只能坐在戶外的泥地上上課,於 是摩頓森允諾了他們一個雲霧間的學校……。如果沒看過《三杯茶》就不知道摩頓森對當地的貢獻, 原本只是一個為了完成科爾飛校舍的願望,最後成立了『中亞協會』,宗旨是促進並提供地方社區教育機會的非營利組織,重心在巴基斯坦與阿富汗偏遠山區的女子 教育。如果沒看過《三杯茶》就不知道摩頓森當年為了實現諾言吃盡苦頭,最後為這片土地造橋鋪路,蓋婦女職訓中心,以及協助聯合國等組織達成「2015年掃除全球文盲」的目標。

 

每一個承諾都充滿愛心,每一個愛心都滿足了受教育的願望,每一個願望都實現了為家鄉貢獻的理想。也許我們無法想像文盲的滋味,我們也 無從體會為了求學需面對暴力與恐嚇的威脅,甚至更難以理解塔利班屠殺手無寸鐵的老師與女學生,摩頓森衷心信仰他在坦尚尼亞聽到的諺語:「教導一個男孩,你 教育的是一個人;教導一個女孩,則教育的是一整個社會。」教育是百年大計,他盼望藉著興辦學校,給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山區的失學少女,有一個掌握自己人生的 機會,有足夠的力量走出壓迫女性的守舊思想,並為自己的國家和社會更康樂更富足而努力。

 

摩頓森認為,在日趨兩極化與暴力的世界,只有教育才是上策,世上最困難的課題在於貧窮與無知,這些都是滋生仇恨的引信。由於貧窮的父 母親會把小孩留在家裡照料家事,等孩子長大了把小孩送出去工作,人們在一個沒有文化,沒有是非判斷能力的家庭長大,容易產生挫折感與憤怒之心,也更容易被 打著聖戰旗號的團體所愚弄。與其說摩頓森的教育願景是為了對抗塔利班政權,倒不如說是為了山區的人道事業而對抗無知與迫害。

 

2005年的克什米爾大地震,無疑是對這貧瘠的土地與人民雪上加霜,落寞與哀鴻必須找到出口,法爾札娜的課桌建議、阿蜜拉募集的跳繩和黃土上的 遊戲場,都是愛的衍生;沙爾法拉茲抱病仍為孩童建校奔走、瓦奇爾為教育所付出的努力、阿都‧拉希德臨死前仍對學校興建念茲在茲、還有費瑟為了誤觸地雷的兒 子自願賣掉土地在家鄉附近清除地雷,也顯見平凡中的偉大;尤其岡狄皮蘭學校的地震後七名罹難女學生,以頭朝黑板的方向安葬走廊水泥地正中央時,我不爭氣的 眼淚霧了視線;當摩頓森驚訝兒子開伯爾會唸書,並明瞭自己錯過孩子成長的喜悅時,我也淚眼汪汪頓失焦聚。所有、所有的一文錢,所有、所有的愛心,都將化身 幸福,飛越萬巒高山。

 

不管是《三杯茶》或《石頭變學校》,摩頓森都不是好大喜功之人,正如他在第一章開誠佈公所說,自己的父親致力於「吉力馬扎羅山基督教 醫學中心」的願景,期許醫院每個主管都是坦尚尼亞人,雖然父親死前不知自己的鴻願已獲得證實,但這大業之心卻令人起而效尤。摩頓森雖然錯失自己小孩成長中 的許多第一次,但就在他自肅自策,滿足於其他小孩的夢想和願望時,或許並未發現,無形之中早已潛移默化,開伯爾有朝一日,將會如父親珍視祖父的大願與高尚 情操,上行下效摩頓森愛的言教與身教。

 GM Afghan 
students Wakhan 2006[1].jpg

引用:http://marcopolo.pixnet.net/blog/post/25134120

相關文章:《三杯茶》雲端上的校舍http://yenling49707.pixnet.net/blog/post/27035093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