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農場正書封(含腰).jpg  

美國與「農場」的愛恨情仇已糾結好幾十年,現在,我們與農業的關係,無論是從技術面或是文化面來看,在21世紀似乎有機會變得更加成熟。

農場可以浪漫得如同美國著名插畫家洛克維爾所描繪的唯美單純生活,或多或少,比大多數人現在所居住的都市或郊區生活更為真實。我們喜歡在奶製品、雞蛋、穀類、漿果、蘑菇、培根等食物的包裝紙盒上,看到用漫畫手法繪製的紅色穀倉伴隨青貯塔及圍欄的標誌。我們喜歡把「農夫」想像成具備優良美國傳統價值觀及豐富常識的人,養了一群活潑健康的孩子,每個星期天都乖乖上教堂。某個像這樣的人,在某個地方為我們生產糧食,這般畫面,會比實際看到大多數食物的來源更讓我們感覺好一點。

但農場已經成為一個笑柄,對新移民或已在美國世居多代的美國人來說,「鄉村」也許意味著純樸,但我們所信任能生產夠安全、乾淨的食物供我們食用的人,多半並沒有得到什麼尊重。數十年來,聰明的孩子都被送往城市,資質較差的則留在農場。人們從農場移居到城市是很正常的現象,卻沒有在城裡長大的人後來變成農民。

有些美國人還把農場工作與奴隸聯想在一起,非裔美國人大量從南方遷移到北方的工業城市,就是為了擺脫農場以及一切相關的聯想。他們在工廠裡找到更高薪的工作,20世紀的製造業提供就業機會讓黑人得以認識到中產階層的穩定與抱負。土地被人們所遺忘,我們的許多親戚及祖先都認為最好能遠離過去,越遠越好。

過去十年來,我的工作重心大部分在於園藝設施中有關雨水逕流及城市熱島效應的處理,一些像是綠化屋頂、都市林業以及濕地與河口的復育等工作,都是為解決這些環境難題的重要工作,同時也提供許多就業機會給不容易找到工作的人。但很多時候,當我把這些訊息提供給失業問題嚴重且因環境管理不善而有健康問題的市中心社區時,經常遭到抗拒。有關於土地的工作似乎是一種倒退及落伍,而不是進步。

製造業的就業機會大部分已經外移到海外,為了符合經濟效益,我們的農業系統也早已放棄了「家庭農場」的田園概念,我們正好有個很棒的機會來修改這許多過時的假設,重新檢視傳統農業的優點與缺點。我們可以檢視我們的需要,以及探索能夠滿足這些需要且用更尊重、更有尊嚴的方式對待土地與人民的技術。

平心而論,目前的糧食生產及物流系統已能讓一般民眾在負擔得起的「價格」下得到食物的熱量,但環境與消費者所付出的代價卻是驚人的。農業使用的除草劑與殺蟲劑被沖入河流及海洋中形成死區,造成該區域的漁業沒落。這意味著,在海鮮產業辛勤工作的人可能因為上游農業企業的決定而失去工作,而我們這些納稅人正是在背後支持這些決定的人。

化學肥料使土壤必須使用更多的肥料才能種植,所有這些化學物質最後都可能進入飲用水中。在靠近物資轉運中心的地方,食物送進城裡,然後分送到雜貨店、餐館等,厚重的柴油廢氣布滿在空氣之中,也被吸進居民的肺部。住在這附近的兒童因為川流不息的大貨車而處於危險之中,這讓他們活動受到限制,因而加劇了肥胖問題。付出代價、犧牲了生活品質的,往往是貧窮人家,但他們卻得不到公平的賠償。

從現在開始,到我們實現迪克森.德斯波米爾博士對於人類食物系統的願景為止,我們還有很多創新與創業的契機。如果摩天農場就像一架747客機,我們現在就是萊特兄弟的角色。在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及地區,各種都會型的微型農業正紛紛興起。在成功找到利潤、永續及糧食品質間的正確組合之前,眾多工匠與工程師齊心努力的過程中一定會有很多的失敗,這裡還將有令人興奮的生涯階梯,這項工作將會日趨完善,因為會有愈來愈多有才華的人加入。新的分配與運輸系統,以及進行中的創新做法,將創造門檻較低的競爭場域,因為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縮短了。

這些工作將為一些原有工作機會已經外移的美國人帶來希望。能夠自己生產食物的都市將可藉由大幅減少以石化燃料為主的運輸、冷藏以及施加化肥的財務負擔,而留下更多的錢,用來促進在地經濟,也能有更多的錢用於在地的工作。

第一座垂直農場可能會坐落在土地最便宜的地方,這通常意味著貧窮的社區。都市農業還需要好幾年的時間,它的產能才能夠滿足我們的糧食需求,也就是說,要在多年之後才能夠穩定成長。這意味著我們能有許多活生生的正面案例,證明它能帶動地方經濟繁榮,以鼓舞並僱用好幾世代的人。這種成效良好的商業活動,將讓人們開心地擺脫一般低收入社區常見的經濟發展型態——低工資、廢物處理設施、體育場館以及監獄。就是現在,讓我們停止建造這些用來悼念集體創新失敗的墓碑,並且擁抱我們的美國同胞,讓我們建立希望與繁榮的紀念碑。垂直農場代表一種能讓我們迎接這個挑戰的優雅機會。

(推薦者  馬拉荷.卡特)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