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二十六歲到二十七歲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歐亞大陸旅行。這趟由印度德里至英國倫敦的旅程,我試著以乘坐巴士的特殊方法來啟程。因而當我往東南亞、印度和絲路等地一路前進時,彷彿體內出現了像測量距離一樣的東西,不論是用行走或坐巴士的方式,透過自己的雙腳,來掌握地球這塊土地的遼闊廣大。對我而言,這樣的體驗也算是收穫之一吧!(澤木耕太郎寫於《深夜特急》第一班車)

  旅行最不可思議的就是,有充足的經費當然好,但只能看到有錢旅行的面貌。事實上,越是沒有錢,另ㄧ面反而會看得更多。我想,如果可以的話,不妨趁著年輕,多多體驗貧窮旅行會比較好。至少,當我在進行「深夜特急」之旅的期間,身上沒帶什麼錢,因此在行經的土地上和當地人民交流時,更能感受到人們的熱情,這就是我走下去的動力。就那樣來看,收穫確實相當多。(澤木耕太郎寫於《深夜特急》第二班車)

  同樣是旅行,但如果像團體旅行一樣,一開始就已經確定出發日和回國日的話,應該會很無趣吧!不過,要像我一樣來一趟隨時出走、自由返國的長期旅程,也是有意想不到的困難之處。因為不知道該在何時,或在何處讓旅程告一段落會比較好。如果最後變成為了追求旅行的結果而去旅行,就很難有一些奇妙的體驗了。在那段旅程中,我明白自己找到了那個好時機。(澤木耕太郎寫於《深夜特急》第三班車)
創作者介紹

馬可孛羅部落遊

marcopo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